河南沈丘一农民房产突遭拍卖,百万房款打水漂?

​本网讯:

高小勇,现年40岁,是河南沈丘县付井镇人,小学文化,我夫妻二人于2018年5月5日,通过中间人李霞介绍花了100万元购买了周国伟和王露颖夫妻的房屋,该房屋位于沈丘县付井镇中心街,当时签订了合同,并在付井镇公证处进行了公证,付清了全部款项,当时此房屋正在出租,房租也转交于我。

   2019年1月11日,周国伟告诉我夫妻让去县城一趟,当时我夫妻不知情什么事情,到了后见到周国伟找的律师后才知道,房屋在2018年9月26日被查封,需要打官司,让签字办各种手续,我夫妻由于文化程度低,搞不清楚情况,就签字了,

到2019年1月21日,通知我夫妻出庭,感觉走走程序没有什么问题。到1月26日判决出来,说我败诉了。然后周国伟让我起诉于翠侠,2019年9月29日,判决下来,我又败诉了。然后周国伟及其夫妻跑路找不到了。

这期间2018年9月26房屋被沈丘法院查封我夫妻毫不知情,后来才知道,周国伟和王大洪合伙做生意欠于翠侠的钱,被于翠侠起诉查封了我购买的房屋,现在房屋将于2020年10月底网上拍卖了,这样我购买的房屋和房款什么都没有了。

沈丘法院的判决依据是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八条规定,金钱债权执行中,买受人对登记在被执行人名下的不动产提出异议,符合下列情形且其权利能够排除执行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一)在人民法院查封之前已签订合法有效的书面合同;(二)在人民法院查封之前已合法占有该不动产;(三)已支付全部价款;(四)非买受人自身原因未办理过户登记。

原告高小勇、李来凤在房屋买卖交易过程中,未尽到谨慎注意义务,未及时办理房产变更登记,负有重大过错,应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其交易行为不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权益。

案子在审理的过程中和过程后,此案的沈丘法院法官多次口头说,房屋有国有土地使用证可以过户,之后,查询申请查封房屋的对方提供的土地所有证复印件,是另外一块土地的,属于张冠李戴,法院审理案件不至于于这么糊涂。

事实是房屋所使用的土地,土地管理部门没有此房屋的相关土地信息,根本不能过户,法院把未及时办理房产变更登记的过错强加给我,让我承担责任,不可思议,稍微有正常思维的人都明白的道理,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审理此案件的沈丘法院法官对打印合同的打印社电脑里的打印合同都调阅出来查证,非常仔细,还有对周国伟收到房款的银行记录,并对周国伟如何使用这笔款项都进行了详细的调查取证,为什么对房屋本身的相关法律手续这样重大的证据,没有去调查取证。

此房屋为周国伟的亲戚送给周国伟的,2002年办理房产证手续时签字均不是周国伟本人签的,并抵押贷款,2004年贷款还清,这期间房产证领取,包括办理贷款相关手续,均为不是周国伟本人签字办理,直到现在有16年了房产证还没办理解押手续,房产证还在房管局。周国伟对房产证的相关事情并不知情。

这里面没有土地相关信息当时房产证怎么办出来的,且房产证上显示的信息不全,此土地性质属于国有土地还是集体土地,还是非法使用土地,这里谁能说清怎么回事。

我购买的房屋即将拍卖,我的100万元血汗钱,到时随着沈丘法院的判决,飞灰烟灭。

附民事判决书:

本网将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