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据!中国中丝集团海南公司涉嫌利用虚假破产逃避执行

说明人:董雪勇 电话:15311111311

身份证号:412327197403230035

2015 年 6 月 6 日、7 日,中国中丝集团海南公司(简称海南公司)法人于雷找到董雪勇(简称本人),借款 4900 万为期十天,合同到期后,未按约定还款。本人于 2016 年 11月在北京仲裁委员会对海南公司申请仲裁并胜诉。我依据京仲裁字(2017)第 0566 裁决书于 2017 年 4 月 24 日向海南省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简称海口中院)申请强制执行。

法院执行程序中对海南公司工商档案查询发现,2014 年9 月中丝集团对海南公司进行增资 18000 万元。在申请追加中丝集团听证会上,中丝集团将 2500 万元转入中丝海南公司银行账户后马上又将款项转回到中丝集团账户内,经此方式完成八次循环后,最终 1.8 亿元全部回到中丝集团账户,认定中丝集团未出资,同时,海南公司提交了审计署工作底稿,审计认定 2012 年至 2016 年海南公司与李文峰控制的 66家企业共开展了 642 笔大宗贸易,金额为 1297199.35 万元,属虚假贸易,最终海口中院于2018年 12月 25日作出(2017)琼 01 执 266 号执行裁定书,追加中丝集团为被执行人。

2019 年 1 月 14 日,中丝集团提起执行异议之诉。同时提交海南公司账目有 8亿元应收款,显示足以偿还债务。2018年 12 月 28 日立信会计师事务所作出《关于中国中丝集团对海南公司增资 1.8 亿元情况说明》,2019 年 1 月 14 日在审理期间,中丝集团向海口中院提交了中丝集团 2013 年、2014年审计报告。海口中院(2019)琼民终 239 号民事判决书,审判长韩芬认定中丝集团未出资,海南公司虚假贸易,依法驳回原告中丝集团的诉讼请求。

中丝集团因不服海口中院判决从而向海南省高院提起上诉,海南省高院于 2019 年 11 月 18 日作出(2019)琼民终 564 号民事判决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本人也查封了中丝集团名下房产。

海南公司曾向海口中院提出破产申请,海口中院未受理其破产申请并对其下发书面通知。

但同一主审法官韩芬在初审判决中对于立信会计师事务所提供的审计报告不予采信,而在七个月之后却采信了立信会计师事务所提交的包含虚假贸易的审计报告,受理了海南公司的破产申请并于2020 年 4 月 29 日下达了 2020 琼 01号破申 5 号。韩芬法官对于海南公司的虚假诉讼前后判决裁定不一致,严重损害了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据我了解,中丝集团法务:康壮。海南公司代理人:孙红力。立信会计师事务所:李均刚,与李文峰内外勾结,其目的是侵吞中丝集团 18.21 亿元和本人其他企业金钱的行为其行径早已超出民事诉讼的范围:巨额虚开增值税发票,虚假注资、行贿、骗取银行贷款,无贸易背景开具银行承兑汇票,无贸易背景开具国内信用证,债权倒置,向法院提交伪证,欺骗海口市中级法院,虚假破产,逃避执行。

海南公司法人于雷亲笔的述职报告里说,2015 年 9 月中丝集团聘请北京中银律师事务所协助办理李文峰实际控制的企业进行确定债权金额为 18.21 亿元。李文峰实际控制的 5 家公司,对海南公司进行了股权质押合计 9.075 亿元,又有北京世纪开元房地产公司和东北亚能源交通集团给海南公司提供了担保 11.9 亿元,后完成对浙江小微城 660 亩地(中介评估 5 亿) 和第 5 页江西景德镇荣恒国际 15 万平住宅现房进行抵押。证明了海南公司有相关的资产和 20.975 亿应收账款,如果破产这些国有巨额资产将被视为白白的放弃,造成国有资产严重流失。

我请求有关部门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依据北京仲裁委员会和海南省高院的生效判决,保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我请求依法撤销海南公司的虚假破产申请,并追究其虚假诉讼的法律责任。

董雪勇

2020 年 07 月 20 日

董雪勇证据目录

证据一、中国中丝集团海南公司在全国发生的告诉如下:

北京市第三中院(2016)京03民初74号民事裁定书、

北京市第二中院(2017)京02民辖终260号民事裁定书、

北京市海淀区法院(2016)京0108民初24898号民事判决书(金额2500万)、北京市西城法院(2017)京0102民初1802号民事裁定书(金额3000万)、

北京市第二中院(2018)京02民辖终1053号民事裁定书、

北京市第二中院(2018)京02民辖终1344号民初裁定书、

北京市第二中院(2018)京02民辖终1345号民初裁定书、

北京市第二中院(2018)京02民辖终1346号民初裁定书、

北京市第二中院(2018)京02民辖终1347号民初裁定书、

北京市第二中院(2018)京02民辖终1348号民初裁定书、

北京市第二中院(2018)京02民辖终1349号民初裁定书、

北京市东城区法院(2019)京0101民初1918号民事判决书、

浙江省金华市中院(2017)浙07民辖终1173号民事裁定书、

北京市西城区法院(2017)京0102民初31282号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丰台区法院(2019)京0106民初9084号民事裁定书、

北京市东城区法院(2018)京0101民初18973号民事判决书、

浙江省金华市中院(2018)浙07民终3841号民事判决书(涉案金额3700万)、天津市红桥区法院(2016)津0106民初3463号民事裁定书之一、

上海市长宁区法院(2018)沪0105执63号执行裁定书(金额750万)、

上海市第一中院(2017)沪01民初138号民事裁定书、

上海市高院(2017)沪民终359号民事裁定书(金额8000万)、

海口市中院(2019)琼01民初239号民事判决书、

海口市中院(2018)琼01民初85号民事判决书(金额3300万)、

海南省高院(2017)琼民终341号民事判决书(金额5000万)、

河北省唐山市中院(2019)冀02执异215号执行裁定书、

河北省唐山市中院(2018)冀02执异527号执行裁定书、

河北省唐山市中院(2017)冀02执4317-5号执行裁定书、

河北省高院(2016)冀民辖终87号民事裁定书、

河北省唐山市中院(2018)冀02执异153号执行裁定书、

河北省唐山市中院(2017)冀02执4317-4号执行裁定书、

河北省唐山市中院(2018)冀02执异215号执行裁定书、

河北省唐山市中院(2018)冀02民初304号民事判决书。

证明目的:中国中丝海南公司在全国15家各级法院发生告诉43起,均是向不特定个人或公司以央企的名义、丰厚的利息为诱饵向社会借款约7亿元,目前为止对受害人未进行任何偿还,已经被7家法院强制执行,海南公司法人于雷已被6家法院拉入失信人名单,限制高消费,此行为已构成非法集资罪。

证据二、本案担保人中建海西建设有限公司、法人李文峰、所关联企业浙江欧源置业有限公司(中建海西占股79%)、福建省澳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中建海西占股48.5%)

浙江省金华市中院(2014)浙金商终字第1776号民事裁定书、

金华市金东区(2018)浙0703民初811号民事裁定书、

金华市金东区(2017)浙0703民初3297号民事裁定书、

金华市金东区(2017)浙0703民初2967号民事裁定书、

金华市金东区(2017)浙0703民初2957号民事裁定书、

金华市金东区(2017)浙0703民初2971号民事裁定书、

金华市金东区(2017)浙0703民初2956号民事裁定书、

浙江省金华市中院(2018)浙07民终6219号民事判决书、

浙江省金华市中院(2013)浙金执民字第173-12号执行裁定书(借款金额1390万)、

浙江省金华市中院(2016)浙07民终2951号民事判决书(金额150万房款)、

金华市金东区(2018)浙0703民初817号民事裁定书、

浙江省金华市中院(2016)浙07民终1682号民事裁定书、

浙江省金华市中院(2016)浙07民终2869号民事判决书、

浙江省金华市中院(2017)浙07民辖终1106号民事裁定书、

浙江省金华市中院(2017)浙07民辖终1110号民事裁定书、

浙江省金华市中院(2017)浙07民辖终1111号民事裁定书、

浙江省金华市中院(2017)浙金民终字第1058号民事裁定书、

金华市金东区法院(2017)浙0703民初2984号民事裁定书、

金华市金东区法院(2017)浙0703民初3327号民事裁定书、

金华市金东区法院(2017)浙0703民初2984号民事裁定书、

金华市金东区法院(2017)浙0703民初3326号民事裁定书、

金华市金东区法院(2017)浙0703民初3006号民事裁定书、

金华市金东区法院(2017)浙0703民初3005号民事裁定书、

金华市金东区法院(2017)浙0703民初3008号民事裁定书、

金华市金东区法院(2017)浙0703民初3020号民事裁定书、

金华市金东区法院(2017)浙0703民初3017号民事裁定书、

金华市金东区法院(2017)浙0703民初3336号民事裁定书、

金华市金东区法院(2017)浙0703民初3012号民事裁定书、

浙江省金华市中院(2018)浙07民终6014号民事判决书、

金华市金东区法院(2016)浙0703民初5008号民事裁定书、

金华市金东区法院(2017)浙0703民初3025号民事裁定书、

金华市金东区法院(2017)浙0703民初241号民事判决书、

金华市金东区法院(2017)浙0703民初3026号民事裁定书、

金华市金东区法院(2015)金东民初字第1103号民事裁定书、

金华市金东区法院(2017)浙0703民初2998号民事裁定书、

金华市金东区法院(2017)浙0703民初3299号民事裁定书、

金华市金东区法院(2017)浙0703民初3322号民事裁定书、

金华市金东区法院(2017)浙0703民初2988号民事裁定书、

金华市金东区法院(2017)浙0703民初2977号民事裁定书、

金华市金东区法院(2018)浙0703民初817号民事裁定书、

金华市金东区法院(2018)浙0703民初816号民事裁定书、

金华市金东区法院(2017)浙0703民初244号民事裁定书、

浙江省金华市中院(2018)浙07民终5687号民事判决书、

浙江省金华市中院(2016)浙07民辖终266号民事裁定书、

金华市金东区法院(2017)浙0703民初3333号民事裁定书、

金华市金东区法院(2017)浙0703民初3336号民事裁定书、

金华市金东区法院(2018)浙0703民初212号民事裁定书、

浙江省金华市中院(2017)浙07民辖终1019号民事裁定书、

浙江省金华市中院(2014)浙金商字第1776号民事裁定书、

温州市中院(2016)浙03民终555号民事裁定书、

浙江省金华市中院(2017)浙07民辖终1020号民事裁定书、

浙江省金华市中院(2018)浙07民终247号民事裁定书、

浙江省金华市中院(2018)浙07民终6148号民事裁定书、

浙江省金华市中院(2018)浙07民辖终1025号民事裁定书、

浙江省金华市中院(2018)浙07民终6471号民事裁定书、

金华市金东区法院(2014)金东民初字第742号民事判决书、

金华市金东区法院(2017)浙0703破申5号民事裁定书、

浙江省金华市中院(2019)浙07民终569号民事判决书、

浙江省金华市中院(2014)浙金民终字第1597号民事判决书、

浙江省杭州市中院(2014)浙杭民终字第2466号民事判决书(300万装修款)、

河南省商丘市中院(2019)豫14民辖终75号民事裁定书、

河南省柘城县法院(2019)豫1424民初1689号民事裁定书、

浙江省温州市中院(2016)浙03民终1986号民事裁定书、

浙江省温州市中院(2016)浙03民辖终67号民事裁定书、

浙江省杭州市中院(2014)浙杭辖终字第60号民事裁定书、

浙江省杭州市中院(2014)浙杭辖终字第317号民事裁定书、

福建省寿宁县法院(2016)闽0924民初908号民事判决书、

福建省福州市中院(2017)闽01民辖终53号民事裁定书(其共同被告梁雅薇系李文峰妻子)、

福建省宁德市中院(2014)宁执行字第130号执行裁定书、

福建省宁德市中院(2015)宁执异字第13号执行裁定书、

福建省宁德市中院(2014)宁执行字第128-1号执行裁定书、

浙江省温州市中院(2013)浙温商辖终字第209号民事裁定书、

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法院(2015)温瓯民初字第1558号民事判决书、

浙江省温州市中院(2016)浙03民终5900号民事判决书(工程款9000万)、

福建省宁德市蕉城区法院对福建省澳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自2014年至2018年300份民事判决。

注:

证明目的:李文峰据不完全统计涉案官司超过五百起,金额从几千元到工程款9000万至一亿五,涉案不完全统计达到40亿,受害人不低于500个公司或个人,判决显示李文峰一伙一面在外借钱挥霍一面大量拖欠本公司员工微薄的工资,且在法院庭审时李文峰指使其律师团队利用各种法律手段进行阻挠判决拒不执行,李文峰的律师团队在数百起告诉中积累了极其丰富的经验,从开始的拒不签收法律文书、提起管辖权异议,申请法官回避,申请法官回避复议,向各级法官的监督部门写大量的举报信,干扰法官的正常审判,损害债权人的利益,被各级法院限高三十余次,也被有关公安机关立案调查中。中国中丝集团公司与李文峰发生了642笔虚假贸易,套取各个银行对央企中丝集团18.14亿元贷款,期间套开虚开增值税发票126亿(银行对放贷要求真实的贸易背景、发票原件),本人调取一部分判决已有2000多页,李文峰以高额利息为诱饵已涉嫌是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罪和非法集资罪、诈骗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