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你被谁抛弃?外资公司在黑龙江遭遇不公正待遇

七台河亿矿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亿矿公司)、七台河市宝富煤炭经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宝富公司)系外商投资企业,由七台河市政府会同黑龙江省政府通过招商引资的方式,将香港德溪福俄公司招商至七台河市,成立并注册了亿矿公司、投资入股了宝富公司。完成资金注入后,二公司开始进行经营,但在经营过程中被七台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七中院)的法官通过受贿的方式,错误适用法律枉法裁判了两起合同纠纷案件2016黑09民初6号、2016黑09民初7号(审判长牛杰,审判员杨青涛,代理审判员丁文博),涉案损失高达2800多万元。为此二公司上诉至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黑高院),但黑高院未支持上诉请求,作出2018黑民终215号,2018黑民终216号两份判决书(审判长闫梁红,审判员李锐,审判员徐明珠)。判决后二公司通过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最高人民法院支持了申请人的诉求,将案件指令黑高院再审,黑高院重新立案(2019)黑民再第144号、(2019)黑民再第190号(审判长李雪松,审判员王洋,审判员娄威巍),但未采纳最高人民法院的意见,未支持申请人的请求,仍然错误的适用法律。重新做出维持2018黑民终215号,2018黑民终216号判决。

但(2019)黑民再第144号、(2019)黑民再第190号判决均存在适用法律明显错误的情形,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的规定,现针对两案件的共性问题,具体阐述如下理由:

一、七中院(2016)黑09民初6号、(2016)黑09民初7号两份民事判决书因主审法官牛杰收受原告刘丙东贿赂,委托不具有资质,且鉴定人不具有资格的评估机构进行了鉴定,未依法履行职责,错误适用法律,进行了枉法的判决。(原告刘丙东与牛杰均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半,但刘丙东在服刑7个月后被释放,原因未知。)

七中院据以认定案件基本事实的证据是七台河市旭太价格评估公司(以下简称旭太公司)出具的鉴定意见。但旭太公司持有的《价格评估机构资质证书》是由发改委主管的,批准的执业范围仅为“价格评估及当事人委托的涉诉讼财物价格评估”,不具有工程造价鉴定资质;鉴定人员李黎丽、王兆明、林乐斌、杨海彦等人也不具有注册造价工程师资格,并且所有的鉴定书均未加盖注册造价工程师执业专用章。故鉴定意见不具有合法性,依法不应当作为证据使用。七中院的法官接受原告单位实际控制人的行贿(二人均被判处刑罚),委托无资质机构进行鉴定,不采纳二公司的异议,直接依据鉴定意见作出判决,属于“原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适用法律明显错误”。

二、(2019)黑民再第144号、(2019)黑民再第190号,再审判决认为“旭太公司及进行评估鉴定人员均具有相应的司法鉴定资质”的观点没有证据支持。

首先、《建设工程造价鉴定规范》规定:鉴定机构指接受委托从事工程造价鉴定的工程造价咨询企业; 鉴定人指受鉴定机构指派,负责鉴定项目工程造价鉴定的注册造价工程师;鉴定人应在鉴定意见书上签名并加盖注册造价工程师执业专用章,对鉴定意见负责。据此一份合法的鉴定意见必须满足,1.鉴定机构必须具有工程造价鉴定的资质;2.鉴定人必须是注册造价工程师,3.必须签名并加盖注册造价工程师执业专用章。并且从事工程造价鉴定的机构是由建设部门颁发相应的资质证书,与发改委分属于不同的领域和不同行业。

为了能纠正上述判决书的错误,提供新的证据,二公司于2020年4月24日,向七台河市司法局提出投诉旭太公司超出范围执业,2020年7月6日七台河市司法局分别做出来七司鉴投答[2020]2号、七司鉴投答[2020]3号答复,七台河市司法局已经确认旭太公司超范围进行鉴定的认定,明确了旭太公司无“无采煤、采矿、煤矿类”鉴定资质。

黑高院在两份判决书中本院认为部分对关于旭太公司所作鉴定应否采信问题的理由如下:“旭太公司为在司法行政机关备案的司法鉴定资质的执业机构,具有工程造价、机械设备、矿资源、煤矿资产等价格评估资质。(该表述与七台河司法局做出的投答书明显不符)。黑七旭价估字[2016]第051号评估意见书、黑七旭价估字[2016]第053号评估意见书,系对天宝公司一矿托管后由龙矿公司施工的部分煤矿工程造价进行评估。黑七旭价估字[2016]第052号、黑七旭价估字[2016]第054号评估意见书评估意见书系对天宝公司矿托管后架钢棚工程造价进行评估。评估人员杨海彦为采煤高级工程师,估价员林乐斌、王兆明为价格鉴证师,鉴定人员均具有相应的鉴定资质。”上述理由明显违反《建设工程造价鉴定规范》的规定。

其次,(2019)黑民再第144号、(2019)黑民再第190号,再审判决一方面承认鉴定机构是采取“根据现场勘验、送鉴图纸资料、听证笔录及证人证言等资料”的方法,“综合确认出亿矿煤矿托管期间回采煤量与掘进出煤量总数数量”,另一方面又把根据出煤量×双方协议约定的158元/吨的协议价格的方法计算得来的原煤价值认定为“按协议单价确定出煤量结算价格”的做法,混淆了价值和价格的概念,存在明显的错误。据012号,013号鉴定意见记载,一审法院的鉴定要求是“对原告在接受托管期间亿矿矿业采出煤量结算价格进行评估”(该鉴定意见第3页、第21页)。而鉴定机构最终给出的结论不是结算价格,而是采出煤量的价值。也就是说,鉴定机构所做的鉴定工作实际上是对出煤量的鉴定,并不是对价格的鉴定。且该鉴定机构也无“采煤、采矿、煤矿”类鉴定资质,鉴定机构的这一鉴定行为明显超出了鉴定机构的执业范围,并不具有合法性。

因(2019)黑民再第144号、(2019)黑民再第190号判决书仍然没有纠正七中院和黑龙江省高院的错误,为此二公司只能选择抗诉,2020年1月2日,二公司向黑龙江省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申请,2020年5月20日黑龙江省人民检察院受理二公司的申请,分别为黑检十部控民受[2020]25号、黑检十部控民受[2020]26号。

但由于生效法律文书对二公司判决不利,目前被七中院强制执行中,执行过程中,七中院仍然委托了旭太公司对二公司资产进行评估(黑七旭 [2018] 价估司鉴字90号司法鉴定意见书),为此二公司已经提出书面异议,但并未支持二公司的异议,现七中院准备依据不具有资质,超出业务范围执业的旭太公司的评估意见书拍卖二公司的资产。旭太公司出具的黑七旭 [2018]价估司鉴字90号司法鉴定意见书系对井巷工程价值、地面建筑价值、设备材料价值、煤炭资源价值等做出的司法鉴定,该司法技术委托书均是由法院委托进行的司法鉴定,并且有明确的鉴定要求,均是涉及建筑工程类,采煤、采矿、煤矿类的价值鉴定而非价格鉴定。旭太公司即未依法取得工程造价咨询企业资质,也未取得矿业权评估资质,其不具有从事上述业务的许可和资质,不应当接收委托从事该项业务,但是旭太公司却违法的接收了委托,即超出登记的业务范围或者执业类别从事司法鉴定活动的,并且其从事鉴定的人员属于违法执业,属于严重的违法行为。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查询得知,旭太公司近年来参与的司法鉴定多达95起,该公司仅有价格评估资质,其司法鉴定人也都是价格评估师。但其中涉及大量超范围鉴定,制造多起错案。七台河中院技术鉴定室长期委托一个不具备资质的评估公司进行司法鉴定,涉嫌渎职。

据上可以确定,七中院的一审判决采信的证据以及执行依据(黑七旭 [2018] 价估司鉴字90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均存在明显违反《建设工程造价鉴定规范》和《探矿权采矿权评估管理暂行办法》的规定,及司法部颁布的《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十六条第一款关于“司法鉴定机构不得受理委托事项超出本机构司法鉴定业务范围的鉴定委托”的规定,和第十八条关于“司法鉴定机构受理鉴定委托后,应当指定本机构中具有该鉴定事项执业资格的司法鉴定人进行鉴定”的规定的情形,不具有合法性,依法不应当予以采信,案件明显存在“原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情形。而黑高院的再审判决认为评估机构具有相应资质,鉴定人员具有相应资格,进而确认一审所做的评估结论合法的做法,更加存在明显错误。“价格评估”属于只能从事对商品与服务价格的鉴定、评估。无论如何“价格评估”机构及“价格鉴证师”均不能对涉及建筑工程类,采煤、采矿、煤矿类等的鉴定和评估。否则国家也无需设置相应的“注册资产评估师”“注册造价工程师”“注册矿业权评估师”“注册会计师”等职业资格,由一个“价格鉴证师”就可以承揽全部业务了。

本案中,七台河市旭太价格评估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旭太公司)持有的司法鉴定许可证中规定的业务范围为“价格评估鉴定”。其工商营业执照的经营范围亦为“价格认证、价格评估”。故旭太公司应当准守《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的规定,并且应当按照《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十五条第一款关于“司法鉴定机构不得受理委托事项超出本机构司法鉴定业务范围”的规定,旭太公司应当在许可证中规定的鉴定业务范围内从事鉴定工作。

综上,因为七中院的法官为了获取非法利益,接受龙矿公司实际控制人的行贿,委托不具有资质的中介机构进行评估,错误的适用法律,枉法裁判才致使本案经历再审程序,虽然其得到了法律的制裁,但并未使案件得到公正的审理。而黑高院在被指令再审后,拒不纠正其错误的行为,未将这一不具有合法性的证据予以纠正,依然错误的适用法律,而七台河执行局错误的将(黑七旭 [2018] 价估司鉴字90号司法鉴定意见书)作为依据,强行推动拍卖,将司法的公平、公正置之不理。希望有关部门能彻查此案,保护外商合法权益。(本人愿为以上言论的真实性承担一切法律后果)

七台河市宝富煤炭经销有限责任公司

2020年9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