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怀来县 村支书涉毒案未结 又在辖区小学捞钱

本报记者  河北报道

连日来,不断接到群众向本报反映,称河北省张家口市怀来县沙城镇二街村党支部书记常玉军2019年5月被举报有吸毒贩毒嫌疑,怀来警方迅速出击并从其轿车内当场搜出毒品若干,经过几天审讯之后,常玉军却被无罪释放,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举报人王某却在公安局询问两个多小时的严厉审讯(本人口述),审讯之后也被放了出来。此案至今过去一年多了,公安机关并没有公布任何处理结果,也就是说不了了之。村支书常玉军依然还干支书,举报人王某称自“那事”过去之后,他天天承受着常玉军“早晚非弄死你不可”的威胁恐吓,并称全家人天天生活在被报复的阴影之中,他多次向上级反映情况未果,坚称常玉军有公安系统的保护伞在保护他。

另接群众反映,常玉军在任职二街村党支部书记期间,还插手学校内部的经营与管理,                          在兼任双语小学董事长两年时间内,大肆非法敛财。他利用村辖区双语小学新幼儿入学招生,私设门槛,纠集社会闲散人员参与,从中委托办理入学手续,收取所谓的高额委托费。按每个新入学幼儿,或幼儿园升小学分到“教师子女班”,分别收取1到5万元不等的委托费,且所收费用从不开任何票据,全部装入自己腰包。

据走访调查,2019年底,张某因孩子上学委托二街村委高某给常玉军书记送8千元(当事人提供)。

2019年底,赵某找社会人白某给常玉军书记在外揽事送了1万元委托金(当事人提供)。

2019年底转入双语小学二年级一班的学生朱某某,因其班级是教师子女班,其家长给常玉军送了2万元(当事人提供)

2020年转入双语小学三年级五班的学生张某某,家长给常玉军书记送去3万元(当事人提供)。

双语小学教师张某,因其母亲与常玉军书记关系密切,经她手对新入学幼儿进行明码标价,收取每生“委托费”均在1万元以上。

常玉军不但私下大肆收取委托费中饱私囊,还经常插手学校物资采购,采购物品大多依次充好,以少报多,从中牟利,经他采购的学生床,经上级部门检测后因甲醛严重超标,导致幼儿园宿舍长期不能入住,造成幼儿停课一个多月,不但影响了教学还给学校带来上百万元的经济损失,但上级对常没作任何处理。

2019年5月前后,怀来县公安局接到举报,在常玉军私人车内搜查出大量冰毒,公安机关调查后没有任何处理结果。当地人都知道,常玉军其亲侄子有过多次吸毒史,且犯罪记录诸多,前日因盗窃罪刚被公安机关处理过,常玉军亲哥哥,也曾因多次贩卖假钞判刑六年。作为一个党支部书记,不仅自身不廉洁外,还有这样一个劣迹斑斑的家庭背景,怎叫他的群众信任?对他委以重任的上级领导又是出于什么考虑不拘一格降人才的?

常玉军在任职二街村委书记期间,大肆敛财不择手段的能力无人不知,除在怀来县天润园小区全款购买百万房产外,其它地方购买的多套房产,问问他自己能说出几套是用他自己的钱购买的,其涉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问题纪委调查过吗?。

常玉军利用手中的权力不是去带领群众脱贫致富谋发展,而是一门心思的想着自己怎样利用手中的权力,身边的关系去敛财,去跑路子,吃吃喝喝腐蚀上级领导,结帮拉伙搞小党派,当两面人,充当老大,闲睱之余经常打击报复举报人,敲诈勒索他眼中的对象,多次恐吓威胁举报人王某,声称早晚弄死王某,王某多次向纪委及有关部门反映后为什么没有人理睬他。

记者在当地了解情况时,多名举报人跟记者说:“如果怀来县纪委查办此事,我们不会出来作证,如果是张家口市纪委能下来查办,我们一定都会站出来举证。”从举报人寥寥数语中,听得出来,怀来县政府在人民群众心目中的公信力是何等的低微? 是谁赋予区区一个村书记这么大的胆量?又是谁在充当他的保护伞?让他有权就有钱?有钱就可以获得政权的邪念在彭胀?希望当地有关领导及纪检监察部门引起重视,尽快对此事展开调查,给广大的人民群众一个满意的答复。

本报将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