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坊李庄村民遭遇非法暴力强拆,三年维权未果是何由?

在举国上下都在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依法治国”等四个“全面”而努力奋斗的时候;在全国数以万计的村民积极配合城镇化进程的推进而“舍小家顾大局”的时候;在党中央为了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国家长治久安,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时候,河北省廊坊市广阳区北旺乡李庄村王立峰一家却正遭遇着非法暴力强拆的折磨,期间三年维权,痛苦忍受惊吓与屈辱,至今依然“无家可归去,须有筑台人”。

这背后到底是一种什么力量,让王立峰一家在国家和人民都在呼唤和建设“风清气正”的新时代的大背景下,合法权利被剥夺,合理诉求无处伸张?

李庄村拆迁征地领导小组,谁赋予了你们用极端手段拆迁的权利?

2017年3月,王立峰收到村委会送来的一份《李庄拆迁便民指南》,大致内容是:遵照《廊坊市城中村改造暂行规定》与《廊坊市城中村改造实施细则》的文件指示精神,要对李庄村进行拆迁改造,并附有拆迁补偿安置方案等。但并未公布或张贴关于征地拆迁的合法征地审批手续,只在李庄村拆迁指挥部张贴了李庄村街改造工作领导小组名单:由北旺乡党委书记邢跃武任总指挥,党委副书记辛路任常务副总指挥,成员是由北旺乡政府各部门的相关负责人组成。同时,每位成员配备一名廊坊荣盛房地产开发公司的人员,做为拆迁工作人员组合。这是村民们唯一见到张榜公布的告示,至于拆迁合法文件和手续,不知躲到了哪个角落,或者压根儿就没有,村民们心存疑惑。

2017年4月,由北旺乡政府若干名工作人员及荣盛房地产开发公司相关人员组成了“李庄村拆迁征地领导小组”,所谓的“拆迁征地小组”成员基本上是由几十名社会闲散人员组成。在并未通知和任何协商的情况下,“拆迁征地小组”欲强行拆除王立峰家房屋,先是采用强行撞破大门的方式进行恐吓,王立峰一家由拆迁引发的噩梦从此开始了。

2017年5月3日,李庄村拆迁领导小组安排村级电工断了王立峰家的电,再次意欲强拆。

2017年5月29日晚上,“拆迁征地小组”组织上百名身着统一黑色T恤,手持棍棒、强光灯,簇拥大型工程车,同时封锁了李庄村出入口。这似乎只有在电影电视上看到的“黑社会”打砸抢的镜头,正在王立峰家上演。这些人匪徒般不管不顾地强行拆除了前院,势单力孤的王立峰一家人哪有见过这阵势,早已被这突如其来的强盗做法吓得魂飞魄散,后住院治疗,至今心有余悸。

2017年6月1日,“拆迁征地小组”采用堆满大粪的手段封住王立峰家住宅大院大门,并采用播放哀乐和爆炸物的形式在门口进行侵扰恐吓。这得有多大的仇啊,爆炸物都用上了,难道他们不怕出人命?

2017年6月4日,“拆迁征地小组”打砸王立峰家窗户、家具家电及房屋设施,并投掷砖头和爆炸物进行恐吓,造成几十万元的经济损失。社会主义新时代,还有这样情况发生,简直难以置信。

2017年6月5日,“拆迁征地小组”在夜间用斧子劈砍王立峰家大门,刀口有几十处之多,导致大门严重毁损。

2017年8月,荣盛房地产开发公司负责拆迁的某工作人员指使他人破坏“房屋被拆案件”的案发现场。这是想掩盖什么呢?这不是欲盖弥彰吗!

面对“拆迁征地小组”的胆大妄为有恃无恐,为了安全起见,王立峰一家不得不搬到了李庄村东口由猪舍改造的房屋里躲避,以免危及生命。可好景不长,他们的新住址很快就被发现了,于是,拆迁领导小组再次纠集了“不明身份的人”,白天跟踪王立峰家人,他们走到哪里,这些人就跟到哪里,像膏药一样贴着(有其他类似情况村民已出现过在没人的角落里被打、被刀捅的情况)。一次,他们躲到邻村的亲戚家,“不明身份的人”就堵在亲戚家大门口,吓的大家都不敢出门。后来亲戚都劝王立峰,为了人身安全,赶紧按他们的要求签字吧,不然被他们打死公安都不给你破案。这是多苍白无奈的声音啊!

王立峰一家就这样担惊受怕死里逃生的又过了大半年后,厄运再次降临,2018年1月26日深夜,来历不明的不法分子向王立峰家投掷爆炸物炸毁了房顶。别以为这是拍电影,这是李庄村拆迁。

王立峰向记者说,在这三年中,“拆迁征地小组”几乎用尽了各种手段要挟他在其不合法且不合理的合同上签字,这不是明目张胆的抢劫和掠夺吗?更可气的是,有时深夜,他们用砍刀不仅大肆砍毁王立峰家的大门,就连邻居家的大门也不放过,吓得左邻右舍也跟着夜不能寐,日不敢出。这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吗?是谁给他们的胆量放的“这把火”,竟敢这么肆无忌惮的伤及无辜?

国家早已出台《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党中央和国务院三令五申的强调,坚决禁止非法暴力拆迁,侵害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李庄村征地拆迁领导小组上述做法属于什么性质呢?李庄村委会及北旺乡政府,对自己辖区内的工作情况全然不知吗?开发商在拆迁工作中又充当了什么角色?明明没有完成拆迁,开发商却不备案,是谁硬生生把老百姓的土地吞噬了?而且还采取如此凶残卑劣的手段?

记者在翻阅李庄村委会2017年10月份做出的《情况说明》中看道:直至李庄村完成征地拆迁,从未召开过村民大会或者村民代表大会来讨论通过李庄村征地补偿方案、分配方案,北旺乡政府、广阳区人民法院、廊坊市中院、河北省高院均予以证实。这明显不符合法律程序,百姓的合法权益根本无从得到保障的行为,怎么就任由其发生了呢?

政府土地和规划部门漏洞百出,是否存在违规操作?

随着2018年国家的“打黑除恶”专项行动的展开,王立峰一家突然觉得有了盼头,他们觉得他们的问题政府一定会给处理好,然而事与愿违,他们所经历的不幸,至今却无人问津。

2020年5月初,王立峰从李庄村民群里获知了一条令他十分震惊的消息,原来李庄村的集体土地早在2018年11月3日,河北省政府就下发了针对部分土地的征地批文《河北省人民政府建设用地批复文件》(冀政转征函【2018】1130号),根据批文组卷材料中的侦测定界图中显示,他家就在被征收范围内。

按照相关法律规定,集体土地上拆迁完成且没有争议的情况下,才符合征地标准,令王立峰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在被流转土地上,还存在他家的“房屋被强拆”的刑事案件还未结案,土地是如何完成流转的?

记者通过查阅文件的组卷说明看出了一些端倪:

组卷中注明范围内需要安置的农业人口为531人,《拆迁便民指南》中介绍李庄村有人口3200人,而征地面积占据了李庄村的三分之二,这明显不符合比例,说明涉及被征的土地上有不知情且没签字就被征走的村民土地,王立峰就是其中一例。王立峰既不知情又没签字的土地,又如何被征走了呢?

组卷说明中明确规定,集体土地上不存在土地违法、信访、权属争议情况下,才符合流转程序,而王立峰家在2017年就到北旺乡政府、广阳区政府上访未果,且时至今日,土地上还存在刑事案件未结案,这是明显有争议,这不符合流转程序呀!

不知道廊坊市政府王凯军市长、廊坊市国土资源局李营华局长、廊坊市国土资源局市区分局陈双桥局长为什么在这样一份虚假的《建设用地项目呈上材料》上,怎么就签字了呢?

带着越来越多的疑惑和不解,记者走访了几位想通过法律程序维护自身权益的村民,不访不知道,一访吓一跳,这些村民在起诉过程中,通过政府信息公开了解到如下事实:

1、2017年李庄村进行的征地拆迁没有任何的合法征地审批手续,征地批文是2018年11月3日下发的,属于未批先占。

由于征地批文只批准征收了部分土地,而事实是李庄村整个村庄基本被拆平、被围挡,属于少批多占。

廊坊市政府批准的李庄村的征地补偿方案公告内容中的安置途径为货币安置,而这与省政府批准的安置途径回迁安置截然不同,这明显违背了省政府的审批意愿,这是在假传“圣旨”。

李庄村于2017年3月进行的征地拆迁,且冀政复驳【2019】51号文件中显示,李庄村村民在征地报批前就已经与李庄村委会和荣盛公司签订了《征收安置补偿协议》并领取了其发放的征地补偿款,而2019年4月29日,廊坊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官网发布公告对李庄村三个地块进行拍卖的中标方,正是荣盛房地产开发公司。这说明在土地未报批、招拍挂之前,李庄村拆迁的时候,市政府就将土地内定给了廊坊荣盛房地产开发公司,以致后来廊坊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官网发布的土地拍卖公告,这是不是就走个形式而已呢?

这应该需要经过层层审批严格把关才能出台的拆迁方案,怎么会如此漏洞百出,疑点重重?这是怎么实现的呢?其实,你懂的。难怪,拆迁征地小组还能如此豪横!

面对非法暴力恶性事件,警方不作为是否有隐情?

王立峰家被非法强拆,当地警方态度暧昧,行动不作为,为何?

2017年4月,“拆迁征地小组”砸开王立峰家大门并恐吓,接警后的北旺乡派出所以人已跑为由,拒绝出警。

2017年5月29日晚,“拆迁征地小组”强拆王立峰家前院,派出所接警后,距现场只有五分钟的路程,两小时后才到达现场出警,犯罪嫌疑人早已逃之夭夭,后立为刑事案件,但时至今日未见处理结果。

2017年6月4日和5日,“拆迁征地小组”砸王立峰家窗户、家电、砍门、严重破坏家用设施,均已报警,均无任何处理结果。

2017年8月,荣盛房地产开发公司负责人指使他人破坏房屋被拆案件的案发现场,王立峰及家人抓住嫌疑人并报警,然而,北旺乡派出所出警后却把嫌疑人放了。

2018年1月26日深夜,来历不明的不法分子向王立峰家投掷爆炸物炸毁房顶,报警后,警方立案,并抓获两名犯罪嫌疑人,然而没过多久,王立峰去广阳公安分局了解案件情况时,却被告之,人已经被释放了。

据王立峰介绍,面对不法之徒的威胁恐吓,打砸财物,强拆房屋,他都报了警,但是警察没有一次是及时赶到的。一件由拆迁引起的“房屋被非法强拆案”明明有因有果,为何时隔三年,中间只让被害人录过两次笔录,而迟迟不能破案?

王立峰非常疑惑,不说人民警察为人民吗,怎么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受到严重危胁时,警察怎么会反应那么慢,反应即便来了,结果怎么都是不了了之,再没下文了呢?他手里可有各种证据啊。总感觉警方有所顾忌和畏惧,他们究竟畏惧什么呢?

行政复议无结果,维权之路到底有多难?

记者在采访中,一些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反应:李庄还有部分村民签完字拿不到补偿款,时隔三年手里还拿着村委会和荣盛房地产开发公司给打的白条,要钱没有,告状无门。还有村民签字后,开发商反悔,不承认合同上的补偿方案,根本拿不到补偿,找到政府也只是推脱,得不到根本解决。有意思的是,某村干部自行占用1800平米土地,按照宅基地证载面积1:1进行的赔偿。

王立峰一家,三年蒙受的打击、痛苦、委屈虽已达到了难以承受之重的程度,但他依然对政府报以信心,并于2020年5月28日向河北省政府提起行政复议,要求撤销不合规的批复文件,行政复议处已于6月5日受理,直至目前未有复议结果。

城中村改造,改善人们的居住和生活环境,本是利民的好事,也是国家鼓励的利国利民工程,怎么廊坊北旺李庄村把拆迁工作搞得如此混乱不堪,危机四伏,怨声载道?是老百姓不明事理,还是乡政府、村委会、房地产开发商野蛮粗暴?他们在拆迁工作中究竟扮演的是什么角色?上级政府以及主管部门,面对群众的上访申诉,是应付了事,还是认真对待社情民意?还是他们本来就是整个拆迁事件链条上的一粒重扣?

不是我不明白,世界变化快。

漫长的三年维权之路,已经让王立峰身心俱疲,近乎绝望,他真不知道何时能够“拨开云雾见天日,守得云开见月明”?记者(侯长江 邓学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