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造假,骗取学位的检察长又要提拔了

2020年6月9日,江苏省委组织部发出任前公示:俞波涛拟提任江苏省检察院副检察长。本人于6月14日寄出85封信件,实名向全体江苏省委常委、组织部部委、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委员反应俞波涛学术造假、滥用职权、包庇犯罪、任人为亲、刑讯逼供等十个问题。昨天19:00,在我两次催促下,省委组织部工作人员电话回复:经有关部门调查,你信中反应情况不成立。问:有关部门是谁?答:纪委。

此事让人迷惑:不成立是指什么?是反应的事实不成立?还是虽属实,但不影响提拔任命?因至今没人向我核实过问题,那这个答复就应理解为:即便你反应是均是事实,但不足以阻却对俞波涛的提任,任命程序将继续进行!

对事物人人享有评判权。相关部门有,社会也有,人民更有。本着一切权力归于人民的基础法治理念,从今天开始,我将分篇,将我反应的十个问题,详细向社会公布,让大家看看,俞波涛是否合适提拔为省检察院副检察长。

让我们从俞波涛学术造假,骗取南京师范大学法学博士学位开始。

基础事实:俞波涛,1968年生,江苏检察系统干警,曾于2004年至2007年间,在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就读在职博士研究生,并被授予法学博士学位。

2007年,俞波涛在《江苏社会科学》第二期刊登《秘密侦察原则研究》一文。经权威学术不端检测机构中国知网检测,该文11063字中有10934字为剽窃他人成果(检测报告附后)。后期有关俞波涛新闻报道材料反应,该文可能是俞波涛博士毕业论文。

根据我国博士学位相关管理规定,研究生就读期间,须在核心期刊发表一篇以上论文,才能获博士学位。如果这篇论文造假,或博士论文直接造假,则博士学位应予撤销。

学术造假,在我国已成公灾。学术造假,实质就是一个人本不具备学术能力,但通过剽窃、抄袭等手段,使他人误以为其达到了某种学术水平,进而骗得学位认证。从深层次上讲,学术造假之人不诚、不实,不尊重规则,缺乏羞耻感,会为目的,不择手段,属唯利是图之徒。如果这个人骗取的是医学博士,那必害人性命。如果此人骗取的是法学博士,且又手握公权,那他以学术专家身份自居,让他人信其权威不敢挑战,伤害的必将是人的清白和自由。

学术造假,应当受到处分。规定检索:

《中国共产党党章》第三条规定,党员负有对党忠诚老实、弘扬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之义务,我相信俞波涛不止一次按《党章》第六条宣誓:履行党员义务,对党忠诚。请问,当你把骗来的博士学位证书递交组织时,当你在填写博士学费报销单时,对党坦白了学术造假事实吗?

《中国共产党党员纪律处分条例》第五十一条:“对党不忠诚不老实,表里不一,阳奉阴违,欺上瞒下,搞两面派,做两面人,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第五十六条:“对抗组织审查,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向组织提供虚假情况,掩盖事实的”。请问,俞波涛对组织隐瞒学术造假,该不该党纪处分。

教育部《学位论文作假行为处理办法》第七条:“学位申请人员的学位论文出现购买、由他人代写、剽窃或者伪造数据等作假情形的,学位授予单位可以取消其学位申请资格;已经获得学位的,学位授予单位可以依法撤销其学位,并注销学位证书。取消学位申请资格或者撤销学位的处理决定应当向社会公布。从做出处理决定之日起至少3年内,各学位授予单位不得再接受其学位申请。

前款规定的学位申请人员为在读学生的,其所在学校或者学位授予单位可以给予开除学籍处分;为在职人员的,学位授予单位除给予纪律处分外,还应当通报其所在单位。”根据上述规定,俞波涛的博士学位不该撤销吗?他不该接受处分吗?

几天前,我已向南京师范大学反应了俞波涛的学术假造情况,我相信学校会做出处理意见。

学术造假,涉及民事侵权。著作权属于知识产权,归创作人享有,未经允许,大段引用且不著名出处的剽窃行为,属于赤裸裸的民事违法侵权,应当立即纠正、赔礼道歉,赔偿损失。

学术造假应当追究刑事责任。《著作权法》规定非法盗版等侵害著作权同时又损害公共利益的行为,应当受到行政处罚,达到条件也需担负刑责。那么同样,剽窃既有损原作者的利益,也对公众产生误导,更是对社会诚信和道德底线的挑战,如果刑法只制裁盗版,却不制裁剽窃,显然与著作权保护的宗旨不符。

学术造假者应当列入信用黑名单。《职称评审管理暂行规定》第三十九条 申报人通过提供虚假材料、剽窃他人作品和学术成果或者通过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职称的,由人力资源社会保障行政部门或者职称评审委员会组建单位撤销其职称,并记入职称评审诚信档案库,纳入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记录期限为3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第五十九条:公务员应当遵纪守法,不得弄虚作假,误导、欺骗领导和公众,不得违反职业道德、社会公德和家庭美德。《中华人民共和国检察官法》第十二条规定:检察官必须具备具有良好的政治、业务素质和道德品行。试问,学术假造、骗取学位之人,道德品行如何?社会公德如何?俞波涛连公务员和检察官的基本条件都不符合,适合担任省检察院副检察长吗?

根据上述规定,难道俞波涛还符合提拔任命条件吗?

谈谈想法:

这段时间,武汉金凰83吨假黄金质押案惊动全国,民生信托等出借的300亿中,约有160亿将血本无回。借款人是武汉金凰,假黄金是武汉金凰的,人保财险对黄金的质量、重量出具保函,出借人是民生信托等十几家信托公司,但钱却是所有信托投资人的。

武汉金凰案与俞波涛学术假造事件有许多相似之处:俞波涛好比是那个借款人,他的学位是假的,其个人诚信度是有问题的,与83吨的镀金铜一样,外表看着光鲜,内里不值一文;提名俞波涛、为俞波涛造假行为背书的机关,如省组织部、省纪律、省检察院,就好比是那个保险公司,万一借款人还不上钱,责任可就大啦;决定是否任命的省人大常委会,就好比决定是否出借资金的民生信托,但承担后果的,却是全省人民,就好比民生信托的钱是投资人的,他们才是真正血本无回者。

武汉金凰案与俞波涛不一样的是:民生信托是上当受骗者,如果当初有人告诉民生信托黄金有诈,他们绝不会贷款;现如今俞波涛的学术造假已被相关部门所知,他们却还要继续任命,这又是为何?当真不把投资人的利益放在眼里?

我想对提名俞波涛的省检主要领导说几句:俞波涛真的不适合当您的副手。如果他被提拔,将会拉低全省检察系统形象和素质水平。此人用心,并不在业务和管理上,而是在谋求个人政绩上。一心进取本没有错,但错就错在他不择手段。他短于谋事,长于谋人。记得您上任不久,召开了一次全省检察长会议,并作了讲话。会后,记者对参会的各地检察长进行采访,采访内容在省检察网站上公开了。各检察长会后感想大多是回去如何落实您的讲话精神,而俞的回答是:内容太多,连互联网+、滴滴打车都出来了,我得回去消化一下。精妙啊。他消化什么呢?是落实您部署的工作吗?嘿嘿,他是通过您的讲话,揣摩您的内心和性格可能性更大吧。这样的人,提拔上来,表面上看,对您肯定是忠心耿耿,令行禁止,但试想,您亲自关心部署并指挥落实的工作占一个副检察长工作的比例有多大?10%左右吧。其它的工作哩?他在您身边,整天着摸您,是不是有点险?就没有其他合适的人选了吗?他提拔上来后,有工作威信吗?工作怎么开展?

我想对纪检、组织的同志们说两句:您们的岗位职责非常重要,在过去是为皇帝考核选才,在当今是为党和人民选才任用。对组织部来讲,你们不负责调查查处,有人提出异议,转纪检部门,如果纪检回复OK,那就继续。对纪检来讲,反正又不是公示部门,不面对反应情况的人,组织转来材料,转驻检纪委就行。至于驻检纪检组,怎么答,可能就不是自己能定的喽。请问有哪个部门能回答我,不与我进行核对,如何就能决定?这样转圈推着有意思吗?哪个部门能站出来讲,这事由我负责?

我想对下一步任命的省人大常委会各主任、副主任、委员会说几句:我知道党的领导包含组织领导,你们的表决也就是一个程式,但至少你们名义上是人民的代表,请你们在表决时牢记:学术造假者就是骗子,他应当是受处分者,不应被提拔,他连当检察官的条件都不具备,还能担任省检副检察长?如果他被任命,是你们使他沐猴而冠,粉墨上位,这一场当代《钦差大臣》活喜剧,因你们的同意而上演了。

我更想对俞波涛说几句:这样上位光彩吗?你接受任命时,站在全体委员面前,脸红吗?上任后,面对下级心亏吗?布置检察工作时,或者讨论案件发表意见时,能做到理直气壮吗?你知道为何古代刑不上大夫吗?因为士大夫一旦犯罪,都会自杀,那是羞耻心使然。你知羞耻吗?

顾炎武先生曾言:“有亡国,有亡天下。亡国与亡天下奚辨?曰:易姓改号,谓之亡国。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知保天下然后知保国。保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保天下,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耳矣。” 我们常讲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绝不限指保家卫国,而是人人都有保护传统道义的责任。如果像俞波涛这样造假谋名之徒登堂入室,道义何在?这个天下还能存多久?

下一篇是关于俞波涛滥用职权的内容,三天后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