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夏邑:惊现史上最牛村支书

近日,本网不断接到河南省夏邑县郭店镇王刘庄村民反映,该村支书陈广玉(又名陈建亭),自1993年任村支书以来,长期利用职权欺压群众、敲诈勒索、贪污腐败、飞行跋扈、独断专行、套取国家资金、视国家法律与不顾,依仗乡有关领导保护多次殴打村民,敛取钱财,百姓苦不堪言。2020年5月21日,本网记者驱车前往该村实地进行调查了解。

在大陈庄组,一朱姓老太太哭泣着说:我们孩子都该结婚了,没有房子住,村支书陈广玉拆了我们家8间房子,到现在我们的砖瓦石子都买了好几年了,就是不让盖房,非让我们买他盖的新农村房子,房价太贵我们也买不起,也不让我们盖房子,我们几代人就住一个小房子里;我家老伴有病,家又贫穷,人家住高楼,买豪车都有扶贫款,而我们家一分扶贫款也没有,也不知上级是怎么扶贫的。一旁不善言语的陈刘健愤怒的说,啥扶贫?上面的扶贫款村支书陈广玉不知用到哪里去了,据说自己贪了,他收取贫困户子女的钱说是赡养老人的费用多则3000元、少则2000元,然后给贫困户补贴到社保卡上1000元,就算是给扶贫户扶贫了,还不让说,上级来检查就把这些贫困户拉走一天补助100元钱,如不听话就让人看着不让出门,我就被关一上午。朱老太太被他们关在学校一天,真是无法无天。陈广玉还利用复垦之际,也没给我打招呼强行把我家120多棵树给锯掉,又打着绿化的旗号,把村民的树都给锯掉,并栽上自己苗圃地的树,套取国家的钱。

    真是作孽呀!本来我不想说的,怕丢人,在一旁坐着抽烟的陈广夫老汉猛抽一口烟道,我也不怕家丑了,既然你们媒体来了,我就直说吧!村支书陈广玉是我家亲弟,我们弟兄三人,我是老大,陈广玉是老三,他太霸道了,也太不尽人意,一村的人都让他给得罪完了。他是个不孝之子,我大娘都80岁了,无亲生儿女,当年要一儿子养老,后来被陈广玉打走,没办法,多年来都我来照顾,去世之后由我负责老人的安葬,本来在农村我应该继承老太太的宅基地的,但陈广玉强行拆掉房屋,复垦之后让其占为所有,我与他论理,他把我肋骨打断,并声称我们兄弟不是一个亲娘生的,我告到乡里,他指使他老婆在乡里打骂,最后不了了之;我孙子盖房子后余留3米,也让他给我划走卖给我村村民。他的恶事真是磬竹难书啊!村民多次告状,中间停了两次职,第一次不明原因复职;2019年5月村民多次告到夏邑县纪委把他免职只,2020年2月份也就是疫情期间,乡里领导又组织村里党员干部组织选举,暗箱操作又让陈广玉当村支书。这种情况乡里到底谁在充当陈广玉的保护伞。真是太气人了,说起村支书陈广玉,在陈西光家中陈西光跺着脚气愤地说,2011年陈广玉以平地为由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强行把我的一堆沙子推进坑里,我去讲理他把我打成耳膜穿孔;2015年陈广玉要征用我和陈西杰的耕地,我们不愿意,陈就把我们两家土地用土堆全部围上,不让我们种地,我们与他讲理,他把我们一个打破头一个打成鼻骨骨折和肋骨骨折。其中被打的人还有,如陈庄陈广夫、陈刘健,1996年陈广玉把陈广远打成重病导致死亡,又带领黑势力拿钢管殴打陈兴才。该村张庄组张贵军、张贵华弟兄俩由于不听他的被殴打、杨楼组杨培华由于盖房,第一次陈广玉收取5.4万元,仍不罢休现又想要2至3万元,不给10天内就拆除房子,不行就打人。

在大陈庄西地,该村几位不愿意透露姓名人说,村支书陈广玉本来就有前科,他在1994年3月期间,他利用职权纠集本村陈姓、杨姓等十几人夜里到郭店砖瓦厂偷砍大杨树几十棵(价值3000多元),当夜在王、刘电锯厂分解木头,拉回家中建房占为己有,据说公安局已立案后被乡里担保才放人。陈广玉在征地过程中采用恐吓威胁,动用闲杂人员等手段达到非法目的。2014年麦收时,强行阻碍收割机进地给陈来运收麦和播种玉米。他还滥用职权、刁难群众,谁家子女上学、贫困生补助、到村委会盖章,必需给他送礼,不送不给盖章。他在村大喇叭上扬言,我用着时你不办,我就不信你的孩子不结婚、不上学、不生小孩,等你们用着我时再讲,还大话压人,反对我就是反对共产党。他家骂人成常态,2012年陈广玉带老婆孩子拿长刀骂大街,想骂谁骂谁,谁不顺他就骂谁打谁。

贪污腐败,敛取村民钱财没商量。年轻村民小陈掰着手指头讲,2000年把村室卖给陈西侠所得款5万元不知去向;村林场的土地卖给马庄窑厂取土收入不明,然后起土后大坑卖给城管倒垃圾所得款10万多元不知去向;2011年—2014年期间我村300多亩地复垦款不知去向;2011年在无任何手续和批文情况下,非法强占土地、毁坏基本农田120多亩,用于个人建房从中取利;套取国家补贴款,陈广玉一家5口人,人均地1.7亩,他家8.5亩,而他却领取23亩粮补款;陈广玉为了卖掉他开发的房子,强行村民拆房,并砍伐树木2000多颗,不但不给群众一点补偿,而且强拆砍伐过程中对村民又打又骂,村民陈广修、陈广生现在被逼的无家可归。

国家精准扶贫,他想给谁就给谁,象门永,王得收,吴水电,有车,有楼,有存款,还有陈庄的几家,两个人都在外面打工,每人每月三千多块都有扶贫款,陈文明,夫妻二人长期患病,陈广民,陈长征爷两都是光棍汉,张贵军六十多岁,他们都该扶贫,就是没有把自己的承包地没有租给他,就不给他们。还有村民娶儿媳妇需要建房,他不让人家盖房子,叫买他自己在基本农田里开发的房子,他自己想在哪里建房就在哪里建房,大队林场的地他自己盖上房子买了,剩下的他自己种上树苗卖了钱装进自己兜里。。。。。。。。

在当今,正值扫黑除恶关键时刻,在河南省夏邑县郭店镇王刘庄村,还能出现如此横行霸道、贪污腐败的村支书,到底是谁在充当他的保护伞?他又是在为谁牟取福利?当地政府应该深思!

以上情况如何?本网将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