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禹州法院判决三年难执行 华中医药物流“老赖”拒不执行横行禹州

禹州市人民法院(2017年)豫1081民初5963号一审、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豫10民终426号终审我都赢了,判决被告河南华中医药物流有限公司于判决书生效后十日内偿还原告(陈焕玲)借款本金1000000元万及自2013年6月3日至2017年11月16日期间的利息1023000元,2017年11月16日以后的利息,以1000000元为本金,按月利率2%计算至到实际还款结束。禹州、许昌两级法院判决华中医药物流有限公司还款未兑现,判决过去三年执行难。

据了解,原告陈焕玲与被告华中医药物流公司(原法人代表马占铎)属于民间借贷关系,原告陈焕玲自2013年6月3日至2014年9月1日以2000000元为本金按月利率2%计算利息为600000元,2014年9月1日至2014年11月1日以1800000元为本金按月利率2%计算的利息为72000元,2014年11月1日至11月15日以1700000元为本金按月利率2%计算的利率为17000元,2014年11月15日至12月1日以1500000元为本金按月利率2%计算15000元,2014年12月1日至2015年1月6日以1300000元为本金按月利率2%计算的利息为39000元,2015年1月16日至2017年11月16日以1000000元为本金按月利率2%计算的利息为680000元,以上利息共计1423000元,扣除已还的400000元利息,下欠利息1023000元及本金1000000元未还,两级法院均判决被告河南华中医药物流公司偿还原告借款本金100万元以及自2013年6月3日至2017年11月16日期间的利息1023000元,共计2023000元判决生效10内偿还原告,2017年11月16日至今的利息以100万元为本金,按月利率2%计算实际还清借款之日。

各级法院的判决作为司法公正是当事人为维护其合法权益的最后一个救济途径。判决能否执行关系到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能否得到切实的保护。一份没有执行的判决实际上是一份“法律白条”严重损害了法院审判的权威,同时也有可能成为不和谐的社会问题。许昌、禹州两级法院判决已效多年,原告陈焕玲也多次向人民法院提出申请强制执行,可河南华中医药物流公司却背负着老赖之名正常运营,原告的合法权益谁来维护,禹州法院对“老赖”企业为何不强制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