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泰市干部捞政绩不择手段不防控疫情搞强拆迁

  农民价值300万元的房屋及地下香蕉储存库一夜之间变涂滩

  编者按:因为受教育不同,家庭熏陶不同,因此,追求的的境界也不尽相同。有人追求金钱,为了获得金钱,可以不择手段;有人想得到权利,为了谋取一官半职,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山东省新泰市某些政府官员,为了捞取提拔的政治资本,更是机关算尽,在全国、乃至全球新冠疫情蔓延期间,不是采取各种有效防控措施和途径去防控来势汹汹的疫情,而是置民生的生命于不顾,在疫情最严态势下,为了自己提拔的政绩,组织公安、城建、山东高巛建材五金家居博览城工作人员(外地来新人员 )和社会闲杂人员200余人,对山东省新泰市青云街道东杏山村史修贺、史修敬、史修国三兄弟4950平方米的承包土地、土地附着物、地上建筑房屋和地下香蕉储存库价值300万元的合法建筑进行强拆。

  不谈赔偿款只谈强拆迁 新泰市政府违法行径令人心寒

  按照法律程序,不管是城建规划还是乡村规划,必须先安置补偿后才能征拆,签订赔偿协议和赔偿现金储存银行卡后,在达到赔偿满意的情况下才能实施拆迁行为。且在对征用土地进行公开公示,并按照法定地亩进行征用赔偿后才能征用土地。但不管是新泰市综合行政执法局、青云街道办还是东杏山村两委和山东高巛建材五金家居博览城,在还未谈妥土地青苗、建筑房屋和地下香蕉储存库经济补偿下,对村民合法承包土地内建设的房屋、地上附着物和地下香蕉储存库进行强制拆除。其违法行径令人发指。新泰市综合行政执法局、青云街道、东杏山村两委,为了讨好开发商、为了营造自己提拔的形象工程政绩,置弱势农民生命、生存于不顾,在全国乃至全球防控疫情最严势态下,组织200余人的联合行动队伍,在不做任何防疫防护措施的情况下,聚众强拆、并聚众在强拆现场聚餐,让人头顶发麻,后背出冷风,这是不是典型的妨碍、危害公共安全行为和典型的视民众的生命为儿戏的做法?在新冠病毒蔓延全球的防控时期,作为人民公仆、人民群众的领导干部,竟与国家的法律、法规背道而驰,令人震惊。新泰市各级职能部门为何要这样做?答案也不言而喻!

  合法建筑拆除的的前提必须是赔偿在前,商议紧跟,补偿安置、赔偿协议、补偿决定或者专户储存后才能拆迁。而事实上,两年多来,不管是新泰市综合行政执法局、青云街道、东杏山村两委和山东高巛建材五金家居博览城,从未与上访人就赔偿事宜和赔偿问题达成一致意见。

  中国有句古话,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没有因,就没有果,因果关系是相辅相成的。世界万物如此,世界世事也是如此!万事换位思考,什么事情都会迎刃而解!

  我们是山东省新泰市青云街道东杏山村村民史修贺、史修敬、史修国。2006年3月份我们兄弟三人承包的村委会7亩土地建设的地下香蕉储存库,因为面临被新泰市政府和山东高巛 集团强征、抢占、强拆的事实。2019年10月9号,我们分别向国务院总理李 克强、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泰安市委书记崔洪刚和中央省市有关职能部门举报,各级领导都在日理万机和百忙中给予了回复和督办,其中李 克强总理在日理万机工作中,特委托国家信访总局,督办此案。但在国家信访总局逐级转发的督办函积压在新泰市青云街道信访办一直久拖不办。我们向上级7个有关领导和部门的上访信全部被新泰市青云街道信访办积压。

  从2006年2月16日史修贺兄弟四人向村两委递交土地承包申请书,到3月份经村两委研究决定同意用地申请,史修贺兄弟四人就开始寻找新颖的立体种藏模式,建造地下香蕉储存库。由于史修贺、史修敬、史修国、史修雪兄弟四人充分、合理、科学的利用土地,(地上耕种、地下储存)其新颖的种植、储存模式得到了新泰市有关部门领导的认可,并在全市推广。仅仅是几年的时间因为政府联袂政绩,史家四兄弟的命运被改写。2020年3月19日,对于山东省新泰市青云街道东杏山村村民史修贺、史修敬和史修国全家人来说是个不愿回忆的日子,也是今生永远难以忘怀的日子。人生无常,世事难料。这一天,全家二十余口人,经村两委研究批准合法承包村里的4950平方米土地建设的,辛苦经营了10多年,价值300余万元的地下香蕉储存库及地上房屋、果树和土地,因为新泰市综合行政执法局、新泰市青云街道、高巛商贸集团、东杏山村两委的不作为、乱作为和胡作非为,一夜之间变为废墟。老大哥史修贺与记者谈起以往建设房屋和地下香蕉储存库的点点滴滴老泪纵横,泣不成声,这位平时的硬汉子,在权势面前,哭的像个孩子,曾一度让记者哽咽。人心都是肉长的,男人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赖以生存的土地被政府无情的强占,国家扶持的涉农设施香蕉库被强拆,合法的香蕉生意无法经营,今后的生活如何继续???!!!有父从父、无父从兄。家里20多口人的生活保障和生存依赖,因为政府的乱作为强拆,生存之门被无情封堵。赖以生存的根本被连根拔起,从生的希望,变死的绝望!!!招商高巛建材博览城捞政绩 新泰市政府置农民生死于不顾

  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是农民的生存之本。连生存根本都是不能保障,后果令人可想而知。现任东杏山村支部书记史新虎自上任以来,连续三年,将300余万方城市建筑垃圾,倾倒进本村205国道774KM以南500余亩基本农田里,将百姓的口粮田掩埋,致使土地无法耕种。全村千余口人叫天无门,怨声载道。为掩盖破坏耕地的违法罪证,招商引资引来了高巛建材城。高巛的入驻,不但没有给失去土地的农民带来好处,我合法承包村集体土地建设的地下香蕉储存库也随着遭了殃,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高巛为了对我合法承包经营的土地达到占有的目的,两年来对我不间断地进行骚扰,执法部门罗织“违建”罪名,非法强制拆迁,对农民强行驱离。如此下去,我门村苦心经营的特色农产品(香蕉)仓储、冷藏、加工、销售、物流一体的一条龙的龙头产业,将受到毁灭性的打击,农民失去土地,生意无法经营,生活得不到保障,脱贫攻坚决胜之年,农民的出路在哪里?新泰市青云街道办、东杏山村两委把农民赖以生存的生命保障,有偿的廉价转让给山东高巛搞商业建设,里面除了经济利益的驱使和提拔政绩之外,还有什么呢?是谁给与了新泰市各级职能部门的权力?拿着农民的赖以生存的土地做买卖?搞政绩和经济交易?每一个东杏山村村民都心知肚明!是害怕村支部书记史新虎的黑社会淫威,更害怕新泰市执法部门知法犯法的官官相护和袒护!为什么新泰市各级职能部门这样胆大妄为?执法犯法?因为他们欺压和压迫的是无权无势、可压可欺的逆来顺受的弱势农民。山东高巛商贸集团的建设不仅给他们带来经济上的效益,更能给他们带来政绩上的提拔!有权就有钱,有钱就买权,这是一个相辅相成的道理。

  有了山东高巛建材五金家居博览城的建设,就有了他们可以得到提拔的政绩;这些道理连不懂世故的孩子都知道。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此话用在史家四兄弟身上再贴切不过了。史修贺四兄弟东借西凑投资建设的地下香蕉储存库,地上耕种,地下储存的模式,在当时曾经是新泰市农民流转土地的多种经营的样板,曾作为典型在全市推广,在当时,新泰市电视台作为新闻亮点报导播出。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时其经营之道不尽合理、合情,更是合法、合规,更符合中央一号文件发家致富奔小康的精神,而仅仅过了不到十年时间,因为招商引资的山东高巛建材五金家居博览城的建设,兄弟四人的发家致富梦在一夜之间被改写,致富梦也被无情的人为破灭。曾经的合法承包流转土地变为了违建,让记者瞠目结舌!新泰市综合行政执法局、新泰市青云街道东杏山村两委三番五次的下强拆通知书,新泰市电视台现场强拆新闻报道也改口变味地变成了违建。呜呼,在习 近平主席依法治国,法制健全的国度,法律可以穿越时空、法律可以追本溯源,法律可以套改,用现行法律追溯法律没有出台前的时期。可谓用心良苦。新泰市综合行政执法局,为了把合法的建筑套改成违建,真是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在这里记者不禁要问?难道我们现行的法制国度也要追溯宋朝、明朝和清朝的法律条款?一朝皇帝一朝臣,今朝不认前朝人?更让人震惊的是作为刚刚上任的新泰市公安局督察长、新泰市副市长王洪亮现场压阵指挥。在全国乃至全球疫情防控非常时期,与现场拆迁人员的生命于不顾,不给拆迁人员登记造册测体温戴口罩、现场消毒灭尘的情况下,组织200余人的执法队伍搞拆迁,不仅现场未洒水灭尘消杀,200余人的拆迁人员现场聚集聚餐。在不做环评手续的情况下,制造城市污染,其行径和作为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相关政府部门官官相护 让弱势农民依法维权举步维艰

  从2019年10月份,村民史修贺、史修敬、史修国三兄弟就走上了上访之路,也曾以人民来信的形式《昔日政府推崇“样板田” 今朝政府强拆又强占》为题,撰写成上访信,邮寄给中央省市国家领导人,国务院总理李 克强在日理万机百忙中写信督导新泰市依法酌情处理,但上访信转到新泰市青云街道办,便没有了下文。向中央省市领导、网络、纸质媒体的上访,上访来的却是新泰市公安局、新泰市综合行政执法局、青云街道办、山东高巛建材五金居博览城和东杏山村两委的违法强拆!强拆时,执法者不仅没有现场宣读《强拆执法决定》,也没有出具执法证,我们眼睁睁的看着价值300多万元的房屋及地下香蕉储存库一天之间变为涂滩。内心犹如万箭穿心般的难受!这不仅是我们全家赖以生存的根本,更是我们全家人的心血!脱贫攻坚战让更多农民脱贫,不让一个农民返贫,也不能让农民生活水平降低。我们不仅要问?是谁给予了新泰市各级执法部门的特权,随便套用一句官话“违建”就给无情的铲平!!面对现实和惨状,我们欲哭无泪,朗朗乾坤、法制国度,难道就没有我们弱势农民的一条生存之路了吗?个别地方官员,为了捞取自己的政治资本,曾无数次地鼓励我们投资搞种植养殖快速脱贫发家致富,为了获取他们更大的经济效益和政绩资本,又是与开发商官商勾结,以大欺小,以权压人,我们的合法经营又变成了违法建筑。某些部门领导为了本职能部门的好处,也为了自己提拔的政绩,置农民生死于不顾,稍有不从气急败坏对群众破口大骂,至党性国法于不顾。在中央脱贫攻坚决胜年之际,新泰市政府与中央法令背道而驰,不是给贫困农民出主意想办法让其脱贫,而是在农民的艰难崎岖的致富小路上挖坑、埋地雷。让刚刚解决温饱的农民,一夜回到解放前,兄弟三人贷款、多方借债的款项,归还日期,因为政府的乱作为变得遥遥无期!中国法律的尊严,神圣又到哪里去了呢?难道法律仅仅是为农民所制定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又在哪里?权大于法,钱买通法的现实里,无权无钱的弱势农民寻找正义和法律举步为艰。

  为了维权,在新泰市综合行政执法局下达《强拆执法决定通知书》后的3月17号,我们拨打了山东省省长热线,3月19日我们又拨打泰安市市长热线,但都没有阻止新泰市联合执法强拆队的脚步。为了寻求保护,我们拨打了110报警电话,110指挥中心不仅没有出警,现场执法的警察听到我们要报警,训诫我们说“你们告到哪里也得转回来我们处理,你们还是老实点为好,否则我们会依妨碍执法拘捕你们!”口气震慑力不容置疑!听了此话,不仅让报警人史修国打了一个冷颤!本想报警寻求庇护,让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人民警察的保护,不料想差一点被警察逮捕,面对眼前发生的一切,史修贺兄弟三人感到从未有过的绝望,以前从影视剧里才能看到的强拆画面在现实生活里得到验证。正义在哪里?法律的尊严又在哪里?难道真的如新泰市青云街道办某领导所说?新泰市天高皇帝远,国家法律、法规、法令管不到这里???!!!两年多来,我们先后到市、办事处和有关部门咨询、行政复议、投诉、找评估公估公司、应付、迎合上级有关部门的所谓的调查、处罚通知、强拆通知,光差旅费、误工费我们兄弟三也花去了十几万元;加上新泰市政府的强拆,近400多万元的财物被毁坏!一家20多口人的生活、生存失去了原有的经济保障。

  我们老百姓强烈期盼党中央依法对坑农、害农的黑恶势力严查严办、绝不手软;也期盼不畏权贵的狄仁杰、包青天式的好干部体察民情,为农民撑起一片青天;更期盼得到我们应有的合理、合法补偿款!!!!!!

  我们期待着???!!!

  上访人:山东省新泰市青云街道东杏山村村民:史修贺:身份证号码:370920196311260017电话:13518683952史修敬:身份证号码:370920196704180034电话:13563839355史修国:身份证号码:370982197205188094电话:13563833639

  2020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