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省石狮政府两次违法强拆涉侨房屋 至今无人被追责(转载)

本网讯:记者:丁文豪


  据当事人黄环球黄培雄父子来料反应,他自家的百年闽南红砖古建筑,占地面积达一亩多地,以及近年花尽海内外家人所有积蓄,打造的2400多平方2,欧式大型商住大楼。。却被福建石狮市政府以卖土地为由,卖给开发商,政府部门深夜带着几百人的队伍强行进入黄培雄家并绑架控制在家人员,其间家里的财产被这些人洗劫一空后,再把房屋进行强行拆除,至今无人被追责!

  事情发生在:福建省石狮市是“福建省和全国文明城市”,又是“全国著名华侨之乡”。一座大型的百年闽南红砖古建筑坐落于此,属于古式的清末建筑,房屋棱角分明,美轮美奂,为秀美的石狮市增添了一抹别样的风采,同时属于祖国重点保护的文化遗产。

  可是这样一座美丽的建筑,遭受到了无情的毁灭。

  曾经在福建石狮担任市委书记的张永宁是“全国优秀县委书记”,就在张永宁主政石狮市期间,华侨是在国外定居的具有中国国籍的自然人,属于我们的同胞,可石狮市九二路长福片区拆迁指挥部非法对华侨侨属被拆迁户黄环球、黄连侨兄弟的大型合法房屋和百年大型闽南红砖古建筑,实施违法强制拆迁,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在海外华人地区及国内造成了严重的社会影响。

​2011年7月28日,当地政府无视法律法规,没有通知华侨黄连侨(黄环球胞弟),非法行政强拆了受闽南古建筑文化保护的华侨百年祖屋。

  华侨黄连侨的祖宅是清朝年间由名师巧匠精心建造,占地一亩多地的四合院古大厝。在这次非法强拆中,祖屋中的财物和华侨的祖宗牌位、遗像等同样与百年古建筑一起遭受毁灭!

  据透露,强拆的队伍中有穿警服的人在场,还有很多身份不明的人员参与了强拆。强拆没有任何合法手续,没有提前通知,强拆者没有出示任何工作证件,因强拆者早有预谋和准备、非法拘禁了黄环球及家人,所以当天强拆非常顺利。

  在强拆当天,涉案房子未被夷为平地,有很多围观群众将强拆现场的图片发到了网络上,从2012年流传至今。

​黄环球之子黄培雄才从外市赶回家中,却发现房子已被夷为平地,在自己的眼前只有一片废墟,这个瞬间深深的刻在了他的脑海。

  黄培雄告诉记者,家中的物品,除了强拆前被石狮工商部门搬走的,以及部分财物被搬出之外,其余的全部被压在了废墟中。比如重要大型的家具家电,还有藏在吊板上的现金珠宝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初步统计实际损失和财物损失超过两百万元。

  记者发现,黄家在后来申请行政赔偿的文书中向石狮市政府索赔199万余元财物损失。

  除了上述黄家人所提的199万余元财物损失之外,黄家的其余实际损失至今无法估量。记者注意到,后来互联网上曾有针对此事的文章被广泛传播,文章称石狮市人民政府、石狮市国土资源局、石狮市行政执法局针对黄环球家的非法暴力强拆造成黄家损失超过三千万元。

  黄环球一家这么多年一直上访喊冤,也引起了相关领导的高度重视,可是,石狮市政府恶意拖延推卸赔偿责任,公然对黄环球提出的行政赔偿申作出只要对他们需要的合法宅基地424平方米,低价补偿八十九万元!而对合法土地建筑的二千六百平方米合法建筑物,作出了所谓“违法建筑为名,一分钱不赔”的决定。

​俗话说,砖头有砖头价,瓦房有瓦房价,为何如此精美的欧式豪宅大型建筑。试问相关部门领导,你们呕心自问,这些折算价格你们是凭着职业道德折算,还是你们道德丧失、昧着自己良心折算出来的呢?相信读者的眼睛是雪亮的,相信真正有良心道德的共产党员的眼睛更是雪亮的。

  在全国两会召开期间,福建石狮市人政府非法组织出动强力部门参与的二百五十多人的拆迁队伍,没有任何事先告知、无任何通过法律受权,无任何法律程序!更没与黄环球家任何人签订拆迁补偿协议,无任何补偿安置、不做过任何财产证据保全等实施野蛮的强拆,在这天清早直至下午房屋被违法拆除才让家人恢复人身自由。

  在强拆手段罄竹难书的过程中,他们强行搬走房屋中能搬动的物品,自行造简单的所谓“财物清单”,所有空调设备、监控设备、大型衣柜、台球桌,热水器等家具和重要财物以及隐藏在家中秘密处的账单欠条现金首饰等重要财物都不做登记与房屋一起遭毁灭。

  黄环球家遭遇了野蛮的强拆,在黄环球持续控告下,引起了福建泉州市政府的高度重视。

  石狮市政府如此回复欺骗上级领导:“至2011年底改造片区内的507幢房屋已拆除506幢,只剩黄环球最后一幢未能签订协议,签约率高达99.8%,这充分说明长福片区改造符合绝大多数被拆迁人的意愿,绝大多数被拆迁人是认可并同意按长福片区改造工程征收补偿方案执行的……”

  这是严重违背事实、弄虚作假欺骗上级的表述。

  随便调查长福群众就可以了解他们是否真正自愿签约。

  黄家被强拆的房屋建筑占地面积333平方米,是在424平方米合法手续宅基地内合法建筑的。

  批准的土地大于建筑占地,在整个拆迁片区是没有第二家能这样的,拆迁办和评估机构对土地和建筑面积是全部百分百认定合法,而且评估机构以继续保留使用作为最高最佳评估原则。这能会是属“两违”建筑吗?

  我们的位于福华佳园的民宅,是一幢在拆迁范围最边缘,绝大多数人都认为拆除非常浪费和可惜。它的建筑风格和外观装修之独特,早已是有口皆碑,很多石狮人和外地人都很清楚。里外和两张楼梯都采用高级进口石材精装,一二层墙壁所有置顶楼梯墙壁全部高级瓷砖装修,四百多平方米高级铝塑板造型精装,其他楼层不同程度部分装修投入。屋顶有大型双层欧式楼亭等造型装修。

  但是,在政府的报告中描述是二楼简单装修自住,其余毛坯房空置,这完全违背事实。

  在强拆之前,黄环球一家没有接到任何法律受权的书面或事先口头告知,强拆时候,在家的四个人被分开控制人身自由,被搜身,单独强制带离家园,至房屋被强制拆除后,才被集中控制在镇政府宿舍楼。

  强拆时,黄环球家中的重要财物都没有取出,也没有作证据保存,很多贵重财物,首饰,现金,账单等都将失落,没有证据。除人以外的其他物品不让取出。而政府给上级领导的报告中却如此杜撰:黄环球及其全部家人在工作人员的劝说下主动打理并携带贵重物品自动离开房屋。

  事实是,黄环球一家新旧房屋全部被强拆无任何补偿,无收到一分钱的临时安置费,财物失灭的无证据,被扣不归还。拆迁办邱华侨主任叫我们去申请石狮市的“低保户”。如今只以100平米老旧房屋用来代替2500平方米房屋临时安置。

  通过向多位资深的拆迁律师咨询,他们一致认为至少应按石狮房地产平均价赔偿,约需2000万以上。

  强拆发生后,黄环球一家被安置在几十平米的破旧房子内。

  黄环球将石狮市政府、国土局、执法局告上法庭,后来法院判决确认政府的强拆行为违法。

  于是,黄环球一家紧通过诉讼要求行政赔偿,但是法院告知要其先自行到政府部门申请行政赔偿,若赔偿不满意再立案诉讼。

  但是走了申请行政赔偿后,政府以黄环球的房屋为非法建筑为由,对房屋部分一分钱不赔偿,只对430平米的土地赔偿80多万元。

  黄环球不服,诉讼到法院后,厦门市中院认定了房屋的一、二层为合法建筑,但只赔偿50%,相当于只认可一层建筑,赔偿金额为4002066元。

  黄环球不服,石狮政府也不服,双方都共同上诉到福建省高级法院,福建省高院审理后,对黄环球的1-7层建筑都认定为合法建筑,但是补偿的单价则相当低,最终认定赔偿金额为3981710元,1-7都为合法建筑的二审所判决的赔偿金额居然比一审还低几万元。

  市值几千万的房屋竟然被判定为仅仅400万不到。

  黄环球一家将本案又在巡回法庭立案,但法定的六个月办案时限已经早就过了,巡回法庭还没有判决,也没有给黄环球任何消息。

  政府和法院都不给于黄环球一家公道,黄环球一家在违法的强拆中损失后超过两千万,这叫他家如何不喊冤呢?

  法院既然判决强拆有误,却并未合理补偿受害者的损失。

  当地政府负有主要责任,却并未受到深究,为何当地政府迟迟没有受到任何处罚。

法官枉判的地方

法官枉判的地方

​另外南京第三巡回法庭超过期限一年多才载决、驳回再审申请,这已然属于违法违规渎职行为,立案审理仅仅以短信通知的形式告知,就再无任何消息,直至超过一年才答复驳回。

  属于华侨的房屋,遭受到没有任何手续的强制拆迁,主人的私人财产被肆意毁坏,给其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宪法》第10条规定:“国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规定对土地实行征收或者征用并予以补偿。

  黄先生从小接受良好的教育,海外归来却受到这般待遇,这让人如何不气愤,如何不心寒。

近代所建的仿古建筑是政府宣传保护的对象,而黄先生家的是一百多年的清末建筑,更是宝贵,可却被当地政府当作破厝强制拆除,为了利益无视法律。

  百年基业,代代相传。这本是属于祖国重点保护的文化遗产,可到了当地政府手里,却看做破房。

  天子犯法,尚且与庶民同罪。

  为何当地政府迟迟没有受到相应的处罚,黄先生亏损的巨大损失迟迟没有得到补偿,祖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迟迟得不到伸冤!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章渎职罪主体适用问题的立法解释规定:在依照法律、法规规定行使国家行政管理职权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或者在受国家机关委托代表国家机关行使职权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或者虽未列入国家机关人员编制但在国家机关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在代表国家机关行使职权时有渎职行为,构成犯罪的,依照刑法关于渎职罪的规定追究刑事责任。

  政府强拆被判违法之后,并没有悔改,及时处理。反而变本加利,甚至报复当事人,不予任何赔偿。知法犯法,目中无法。

  这起事件的恶劣程度,已经影响到整个市区,多家媒体曝光。

  当地政府无权强拆本该被保护的私人财产,为了利益,迫害黄先生一家人,这更是徇私枉法的典型。

  政府本应该是老百姓坚强的后盾,可在石狮市,当地政府非但不给群众以支持、保护,反而给于欺压,逼迫,甚至谋害。

  这不仅仅是一件简单的房屋强拆事件,这是我们整个社会的悲哀。“立善防恶谓之礼,禁非立是谓之法。”运用法律的钜绳约束权力,以法为刚、依法行政才能让明知故犯这样的“闹剧”成为历史,依法治国将早日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