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辉县市暴力强拆数百亩农田,为政绩还是为利益?

【本网河南消息】近日,本网接到来自河南省新乡市辉县市孟庄镇路固村村民郎仁(授权委托其子郎志钢)的实名投诉,主要投诉河南省新乡市辉县市孟庄镇政府未经被征地户同意,依据镇政府自行组织的《集体土地上房屋分户评估报告单》、《附着物资产评估结果汇总表》及其它相关手续,对郎仁经营种植的果树、苗木、竹子及养殖场进行强行拆迁,造成郎仁的果树、苗木、竹子共计约三千多株毁坏和470余平方米的养殖场彻底变成瓦砾,直接及间接经济损失无法估量,郎仁多次到上级部门进行反映情况要求处理却无任何结果的事实。本网接到投诉后,随即安排相关工作人员和郎仁的代理人郎志钢接触,逐步了解事情的真相后,结合郎志钢递交的相关材料,整理事实如下:

2000年左右,为响应国家退耕还林的号召,郎仁在自家土地上种植银杏树800余株,其他类果树,竹子等2500多棵,月季、棕树等花卉3000余棵, 2005年,响应国家扶持养殖业的号召,郎仁在自家土地上又建造一座养殖场用于养殖,养殖场总面积470余平方。

郎仁一直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努力为社会贡献自己微薄的力量;但是在2019年6月6日上午,在孟庄镇人民政府王长保、潘东宇、孙铭宏、辉县市城管执法大队赵培龙的指挥下张福堂、刘裕明、郝随新以及百余名不知身份的人员,派出3辆铲车,在没有任何手续也未告知郎仁的情况下,无视法律、侵犯公民的合法权益,私自将郎仁的养殖场以及银杏林、果树林强行拆除、砍伐。(部分现场图片和视频附后)

造成如上强拆结果,河南辉县市孟庄镇政府凭借的就是一纸通知,通知上要求郎仁二日内拆除!

带着这些疑问,本网工作人员又向郎志钢进行详细的了解。原来,孟庄镇政府早在2017年5月15日就对该处地块的地上附属物进行了资产评估,并出具了《附着物资产评估结果汇总表》(苗木类),资产评估结果认定资产价值为108590元,然而本次评估结果并未得到郎仁的认可。

2018年6月6日,辉县市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办公室委托河南宇达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对孟庄镇路固村的《辉县市939亩征收项目》进行了房屋资产评估,郎仁的养殖场内470余亩房屋在这次评估中认定房屋资产价值为32815.60元。同年12月25日出具的《附着物资产评估汇总表》中显示郎仁的苗木类总价值为184800元。

看到次次都不一样金额的资产评估结果,郎仁很无奈的表示不能接受,并拒绝在相关资料上签字。于是,就发生了前文中孟庄镇政府相关领导带队强行拆迁的一幕。

据郎志钢介绍:“2019年6月6日以王长保、潘东宇为首的犯罪团伙约200余人,将辉县市孟庄镇路固村郎仁的果树、苗木、竹子共计约三千多株毁坏,当时郎仁即向辉县市森林公安局报案,森林公安以种种理由推诿。我(郎仁之子)随后又多次向新乡市森林公安局报案说明情况,又拨打新乡市市长热线12345说明情况,然而都以种种理由推诿。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我又到河南省森林公安局报案,并说明情况。得到的结果是辉县市森林公安局正在与公安局合并,没空管这事(这话是省森林公安一个姓张的主任说的,另外辉县市森林公安局的赵金鹏、赵凌云也说过)。

2019年12月12日下午五点多孟庄镇纪检书记王长保给我打电话让我去乡里配合一下工作,我就去了,到孟庄镇政府后在东一楼信访办公室,王常保和一个姓韩的律师,还有另外一个人在场,王常保说让我提供一下支付鉴定书的费用发票和鉴定单位的电话,并且给我录了像。到目前为止,还在推诿,我父亲、母亲因为此事着急焦虑而生病住院。”

为维护当事人自身的合法权益,在郎仁生病住院无法为此事奔波求助的时候,郎仁授权自己的儿子郎志钢全权处理此事。经过多方努力,郎志钢于2019年9月23日拿到了辉县市孟庄镇路固村的声明书,同意郎仁自行寻找评估公司进行评估,评估范围参照2017年5月12日现场登记表,苗木规格参照尚未销毁苗木规格进行测算。

为此,郎志钢找到北京海润京丰资产评估事务所,并由郎仁授权后进行现场勘查测算后,提交了相关报告书。报告书的最后一页《评估结论》显示:北京海润京丰资产评估事务所(普通合伙)接受郎仁的委托,根据有关法律、法规和资产评估准则、资产评估原则,采用公认的评估方法,按照必要的评估程序,对郎仁拟了解资产及经营损失在评估基准日2019年09月28日所表现的市场价值进行了评估。评估结果的使用有效期为一年。现将资产评估结果揭示如下:

“在公开市场的前提下,至评估基准日2019年09月28日委估资产价值及经营损失价值合计为1152002.29元。其中生物性资产——树木价值为47230.00元,生物性资产——树木经营损失评估值为704772.29元,评估结论详见《资产评估明细表》。”

“最终补偿金额或补偿方式、补偿年限建议相关各方协商确定。”

为了这份准确的资产评估报告和资产评估结论,郎仁支付了相应的资产评估费用,总金额为40000元。

当郎志钢代表郎仁拿着北京海润京丰资产评估事务所出具的《报告书》找到相关方协商赔偿时,却没有人回应。

郎仁作为一名退伍军人,退伍回家后凭借自己一点一滴的努力创办了这个养殖场和果树林,全家人的生活也是依靠养殖场、银杏林的收入来维持,而被控告人的行为,就是强行断绝我们生活的根本。

综上所述,本网有以下疑问:

郎仁的苗木栽种于2000年,养殖场建于2005年,辉县市孟庄镇政府又是依据的哪一年的规划,确定郎仁的养殖场不符合规划的?就算是郎仁的该处养殖场不符合辉县市孟庄镇政府的相关规划,那么,孟庄镇政府依据的规划中是否明确该处土地的规划用途?实施规划前是否应该进行公示?是否要对土地上的附属物进行征收和赔偿?孟庄镇政府是否做到了按照法定的程序进行征收和赔偿安置?该通知如此简单粗暴的行文,在向广大公众宣示什么?是霸权?还是肆意妄为?抑或者是孟庄镇政府的相关工作人员学历太低,不知道行文的规范?还是为了简单的满足征地后及时交于该地块的开发商,从中谋取不当之利?孟庄镇政府的相关领导是否涉嫌暴力强拆?

请辉县市政府及纪委、监委和相关部门及时调查核实,并将调查核实后的事实真相及时反馈给本网,本网将对此事的进展进行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