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莆田湄洲岛强拆事件深度解析

发生在福建莆田湄洲岛的一起政府强拆事件,经行政诉讼,福建省高级法院最后作出终审判决认定,湄洲岛度假区管委会及湄洲镇政府强制拆除魏九仁、魏元行等五位村民的自建房的行为违法。然而,阻止该违法强拆的少数群众也因涉嫌妨害公务罪而被追究,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法制日报社《法人》记者 黄贵耕

2016年4月13日,阴雨密布下的湄洲岛北埭村,突然来了一批手持长铁棍、钢管、警用盾牌,头戴钢盔、身披统一雨衣的人,据目击者称,人数大约有三百多人。

随后,这群人径直来到沿海岸而建的五栋三层楼的洋房,利用手中的铁棍、钢管将洋房的门窗玻璃砸碎,将门框和窗框敲打变形和掉落,另一拨人则在洋房前的花岗岩围栏处大打出手,把一排花岗岩石柱砸成碎石。

此外,当天还多台大功率挖掘机停在村外待命,最后因为村民全力阻扰,才使得五栋小洋楼幸免于变成瓦砾的命运。

据了解,这就是莆田市湄洲岛度假区管委会(下简称度假区管委会)与秀屿区湄洲镇政府联合组织的一次强制拆违行动。

行动次日,北埭村村民陈凤武被刑拘,罪名就是妨害公务罪,另有魏九仁、魏玉锁等三名未抓到的村民被当地公安部门在网上通缉追捕。

(被政府强拆的房子)

政府强拆被判违法

针对湄洲岛镇政府与度假区管委会的强拆行为,五栋洋房的业主村民根据行政诉讼的异地管辖规定,随即向福建省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宁德市中院立案审理后做出一审判决,认定被告湄洲岛镇政府与度假区管委会的强拆行为违法。

被告不服,随即上诉至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该院二审审理后,于2017年9月4日作出终审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莆田市湄洲岛国家旅游度假区管理委员会、莆田市秀屿区湄洲镇人民政府共同负担。

尽管如此,行政诉讼的判决显示政府强拆违法,但当地司法机关追究陈凤武、魏九仁等村民妨害公务罪的刑事责任仍然没有停止。

据反映,目前仅陈凤武一人进入刑事审判程序,其余人员的案件还在公安部门与检察机关来回补充侦查,陈凤武自从2017年2月3日,由当地检察院向秀屿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迄今一年零四个多月,其间经多次开庭与延期审理,并于2018天4月17日,再次做出延期审理的决定。

法制日报《法人》记者,于2018年6月14日就陈凤武一案迟迟不能做出判决等问题,采访莆田市秀屿区法院,该院相关负责人以案件尚未审结婉拒接受采访。

不过,就在截稿前,陈凤武家人突然给记者发来信息告知,秀屿区法院于6月20日上午对陈凤武妨害公务一案作出宣判,判决陈凤武妨害公务罪成立,判处有期徒刑1年零一个月。因宣判前对陈凤武已经关押1年零一个月仅差一天,关押时间与刑期相抵,还差一天,所以,宣判当日还再次将陈凤武收监一天。

记者注意到,秀屿区法院曾经在被强拆房屋的村民提起行政诉讼后,对陈凤武妨害公务一案作出中止审理的(2017闽0305行初105号)裁定书称:上述行政诉讼案件的判决结果对被告人陈凤武是否构成妨害公务罪的性质和认定有重大影响。目前尚未判决,依法裁定本案中止审理。

然而,对陈凤武妨害公务罪一案最后作出的判决书称:本院认为被告人陈凤武伙同他人以暴力阻止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履行公务致三人轻微伤,其行为已构成妨害公务罪。

拆违发生在建房五年之后引争议

福建省高院作出的判决书认为,涉案房屋系未办理用地审批及规划许可审批手续的违法建筑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五条 在乡、村庄规划区内未依法取得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或者未按照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的规定进行建设的,由乡、镇人民政府责令停止建设、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可以拆除。 的规定,被告政府具有对涉案房屋的违法建设行为进行制止及强制拆除的行政职权。但政府所作的行政行为必须严格按照法律规定的程序进行。

湄洲镇政府及度假区管委会在执行强制拆除时未履行合法程序,因此,被法院判决败诉。

但是,据案涉房屋的业主村民反映,这五栋房屋系2010年开始动工建设。当初他们原有的住房因年久失修,残破不堪,无法正常居住,魏九仁等五位村民曾多次向村镇有关部门申请宅基地用于自建住房未果之后,为了解决住房,改善居住条件,因此在其自家的后山荒地上,每人各自出资数百万元建设了五栋三层楼洋房,并于2012年建成竣工并完成装修,随后搬家入住其中。

谁知道政府会在我们建房后第五年,入住后第四年,才提出以违章建筑要拆除我们用尽半生积蓄建好的房子?如果全部拆除,整体损失上千万元。 魏九仁大惑不解。 如果真是为了治理违章建设,为何不在我们动工的时候就强制责令停工呢?

另据反映,类似魏九仁等村民一样,未获得土地规划部门审批的自建房,在整个湄洲岛并非个案和少数,而是接近普遍现象,凸显当地政府对违章建设的管理存在滞后与不力的问题。

据了解,福建省政府 两违 综合治理办公室专门下发《关于学习借鉴漳州市 两违 历史遗留问题处理指导意见的通知》(即闽治违办[2014]第65号)中规定:全省以2014年2月7日为界限,之前发生的 两违 列为历史遗留问题。莆田市政府也出台(莆清违发[2015]2号)对此做出类似规定。

接受采访的北埭村村民认为,湄洲镇政府及度假区管委会明显违反上述规定。2016年4月13日的强拆行为,不仅直接损害被强拆房屋村民的利益,同时也有违福建省及莆田市有关文件精神。

另据知情人透露,湄洲岛从2010年至今,类似未经审批建设的违章房屋,有几百上千栋。 度假区管委会与湄洲镇政府明显存在选择性执法。 一位村民说,位于湄洲岛国际大酒店对面的一栋11层的楼房,建筑面积达2000余平方米,也同样是未经审批的违章建筑,但镇政府对此视而不见。

反对政府非法强拆的村民普遍认为,在湄洲岛拆违实行不公平的双重标准,也是导致违章建筑拆不尽、禁不住的根本原因。

就上述相关问题,法制日报《法人》记者专程赶赴莆田湄洲岛采访,并先后电话联系度假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黄华及湄洲镇党委书记郑建维。黄华回短信让记者联系其政法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又让记者联系综治办主任采访,最后,综治办主任以迎接6.18活动太忙为由,表示暂时不能接受采访。

湄洲镇党委书记郑建维则直接在电话中表示,自己太忙,没空接受采访。

出处:万亿财富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