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河南济源故意把教育基地上报为别墅强拆 当事人被迫喝两口农药后又被殴打致死

 我叫李平顺,河南省济源市轵城镇东留养村人,今年八十岁,退休教师,联系电话15639131775。我要把我兄弟李平贵因维护合法权益,而被迫喝农药又被济源市公安局特警队殴打致死的冤屈大白于天下,让大家为我们评评理,给我们一个公道。

 2019年11月30日,河南省济源市承留镇政府镇长杜中联,副镇长陈陈磊组织二百余人浩浩荡荡开往济源市泊心山居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准备强行拆毁该公司合法建筑。当时房顶站着被害人李平贵,一手拿刀,一手拿毒药瓶,称如果强拆,就喝毒药,以死相拼。现场指挥人员丝毫不顾及被害人情绪,仍然继续组织人搬运东西,并让挖掘机开进现场,准备强拆。李平贵情绪极度失控,发出最后警告,但拆迁队丝毫不管不问,直接开始强拆。我兄弟看见后,被迫喝下两口敌敌畏,就被十来个上到房顶的特警队员按到在房顶,并抬下房顶。但令人意外的是很快就死亡了。

 按常理说,一般人喝两小口敌敌畏是不可能死亡的(况且死者我兄弟李平贵平时身体非常好,不到六十周岁,即使是冬天,最多也穿个秋裤,平常无任何疾病,怎么会因为喝两小口敌敌畏死亡呢),当时现场也有120车,因此家属当时就怀疑死亡原因,提出要看遗体。本身这最正常的要求却被济源市公安局明确拒绝,不说明原因。最后,在各方的努力下,在十余天后,济源市公安局终于同意家属去看遗体。我们见到遗体后果然印证了我们的猜测(就是我们一直怀疑死者当时并不是喝毒药而死,死者只喝了两口敌敌畏,而是又被特警队员殴打最终死亡)。死者李某的脸上,额头上(有一拇指粗大洞),脖子处有明显的伤痕,嘴里鼻子里有血,两腿有擦破皮伤痕,阴囊肿大,呈现红色,外穿裤子上全是脚印。至于其他部位,因为我们家属不是专业人士,加上尸斑已经形成,肉眼无法辨别是否存在伤痕。

 据现场目击证人目击,李平贵从喝下毒药开始然后被抬到老槐树(能看见的门口)(正常情况下应该不超过三分钟),不知为何却花费了十几分钟时间。中间由于公安机关清场,拉警戒线,导致现场我方证人距离现场至少三百米开外,根本不可能看到被抬下房后的情景(被前面房子遮挡)。

 由于有外伤存在,司法鉴定人员告诉我们,如果有证据最好用证据来证明外伤,然后进行鉴定。我们要求查看现场执法记录仪。既然是当时特警执行公务,按理应该有执法记录仪,我们要求要看这个执法记录仪或者现场证人证言外伤形成原因,看看现场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直到现在为止,在我们多次要求下,依然未见到该记录。被济源市公安局明确拒绝。我们认为,由于李平贵被十余个特警队员按住,根本就无还手之力,其身上的伤明显为其他人所伤,推测应是其挣扎时又被他人殴打从而造成死亡。

 而且从人死亡后济源市公安局的做法也明显的印证了这一合理推断。强拆致人死亡后,济源市公安局肯定看到了死者身上的伤,按理应该立即询问指挥拆迁的人,询问当时上房顶的特警队员所做所为,或医院方面抢救的人,但反而是派出大量的刑警队员,在11月30日当天下午就分成三组,不分黑夜白天的对着公司的股东、员工,亲戚等进行轰炸,说是为了挖出所谓的幕后主使人,实在让人无法接受。对几乎所有证人都采取了威胁恐吓的方法,说要拘留,定罪等之类的话语,将证人手机一律扣下,直到几天后才将手机归还。法律规定,传唤证人最多不能超过12个小时,但济源市公安局用连续传唤,多次传唤的手法加以应对。并让我们不能离家,随时听候通知,导致亲属朋友之间家门也不敢出,电话也不敢打,只要打电话第二天立马通知让去说明情况,生活完全打乱,整个家属朋友圈被恐怖气氛笼罩。

 关于尸体解剖问题。在死者死亡当日,公安局就提出由他们来解剖尸体,我们家属鉴于他们这样的高压恐怖氛围,提出要求要省厅的人过来主持解剖尸体或者请外地专业机构,而公安上一再强压,说非由他们来执行尸检,不知为何。一直到现在,在我们再三要求下,和相关司法鉴定制度规定下,才允许我们选择司法鉴定机构。但我们咨询了相关法医后,法医提出必须先查看现场执法记录仪或者证明材料,这样才能最全面的查出死者死因。这也正是我们一直要求看现场执法记录仪的原因。

 济源市泊心山居农业开发有限公司2016年下半年开业,主要是经营休闲农业和户外实践教育,2018年被市里评为“济源市研学实践教育基地”,是河南省研学旅行教育协会会员,同时也是多家单位的实践教育基地和拓展基地。目前已制作完成七十余个课件,包括古老的农耕、造纸、印刷、指南针、纺花、制作豆腐等和现代的无线电测向、无人机、科技小制作等,还有关注孤寡老人、环保、农忙季节帮忙、我是小小兵等社会责任担当等,吸引了大批的学生来基地学习动手实践。

 截止拆毁前已接待学生达到5000余人,受到多所学校和幼儿园的好评,也得到了周边老百姓的赞扬。

 公司的住宿条件。全部均为单人间,上下铺,二层为公共卫生间。大餐厅,占地三百余平方,分上下两层,可同时容纳学生500余人就餐,大餐厅内摆置桌椅均为学校常用的连体桌椅。

 这样的住宿饮食条件,被济源市承留镇杜某(因为没有给其送过礼,请其吃过饭)别有用心的定性为违建别墅,我们曾强烈要求上级机关或省厅领导亲临现场,看看是否为别墅。(以上相关材料均已递交至市违建指挥部)但均未得到实现。

 公司有两大建筑,一是住宿,该住宿为村内宅基地,可以用于建筑房屋,是合法建筑(该证明现存放于国土局违建指挥部)。二是餐厅,占用地方为国家提倡的荒地。但正因为杜中联把公司报为违建别墅,上面领导也未来查看,就被全部强拆。

 在基地被拆毁前,公司未收到任何书面行政处罚通知书或者文件。所有一切都是口头通知,仅仅知道公司是违建别墅,至于为什么是违建别墅,原因,性质,占地面积,怎样处理等,均不清楚。以至于公司想提出行政复议都不能提起就被拆掉。

 作为一个国家正充分鼓励发展的研学实践教育基地,我们今天遭受了如此的待遇,我们不平,我们愤怒。近年来,国家一直重视民营企业,提出保护民营企业,就在2019年12月22日,中央和国务院又出台政策,《关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支持民营企业改革发展的意见》,要求保护,鼓励,支持民营企业进一步壮大。我们不知,为何到了地方变成如此呢。

 我们强烈要求,查明真相,追究责任,给我们一个说法,给死者一个公正的答复。

 2019年12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