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再也回不去了

住过北京胡同里面四合院的人都知道那年代人情味儿有多浓,做一道菜全院子闻香,开一瓶酒满街坊上头!

四合院里的孩子都是散养的,一院子的叔叔阿姨婶婶伯伯爷爷奶奶,去东屋蹭个糖,西屋拿个果儿,后院逗一下大黄狗,再去厨房偷吃个馒头,都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放学了不回家,先紧着院子里的小伙伴一起去捞鱼、抓鸟、跟着卖糖葫芦或者糖人的师傅,一路帮着吆喝,等到师傅快要回家,就把剩下的几根分下来做酬劳;

几个人一路跑回去,在院里都是极为荣耀的事情,当然如果能逃过晚上的巴掌炒肉就是最好的运气了。

当然,那时候就算独生子女也不会觉得孤独,胡同里的孩子都不认生,要是碰上爹妈在一个厂区的,那比亲兄弟还要亲。

当年,您住在北京哪里?

有些记忆一旦打开

才发现真的回不去了…..

那可能是个阳光的午后

二八自行车的铃响起

鸽哨的声音从上空划过

好久不见

——我的白塔寺记忆

北图,每年快开学我们补作业的圣地

大杨树,夏天从中关村一路向北到这里

总为我们送来一片清凉

奥林匹克大酒店,天成批发市场

往南一点的紫竹院

——致白石桥,你还好吗?

没修平安大街之前

这里没有花鸟鱼虫市场的喧闹

三中的实验楼也没有被打通

你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祥和。

不是吗

——致官园

北边一点的育德胡同

和瓷器约地儿都在大广告牌下

路边一大片的饭馆

成就了这里晚上的热闹

——致平安里丁字路口

深秋的北京

段祺瑞执政府门前的这条马路上

113路公交车曾经一趟趟的路过这里

——致张自忠路

祥云体育用品店,南来顺的涮羊肉

汇泉浴池的冰霜,还有西玛特

菜市口胡同,北半截胡同,铁门胡同…

胡同里的孩子

总有那么几个在家附近的卫校上学

——致菜市口

南边那条热闹的小街

出门总是看见街坊的小街

北边的烤肉宛

“南宛北季”的那个烤肉宛

南北相连,共同造就了这个地方的名字

——致闹市口

每个北京朝阳人

都一定记得那个紫光电影院

但是并不是每个朝阳人

都还记得紫光电影院旁边的那家小酒馆

一毛一碟的下酒菜

——致朝外市场街

德外关厢澡堂子

大人每次洗完都会在这里喝茶

下棋的,听匣子

西客隆里面

我们放学没少去过那里买东西垫补肚子

人家都说

这里是进城的必经之路

——致德胜门

102、103、107、105

记忆中无轨电车就这里的最多

车站附近的加州牛肉面

每次下车在这里都要先吃一碗

每次看完动物回家之后

手里拿着喂鸭子剩下的吃食

上车就躺在妈妈怀里

——致动物园

皮座椅,高靠背儿

北京看电影就属开明影院最舒服了

云鹤祥商贸

丹陛华小商品批发

教堂

还有不远的前门大街…..

记忆太多,不忍抹去

——致珠市口

大棚红桥批发市场

南城的孩子都知道的地方

没少逛

每次在这里倒车

总会听到那么一句“问个事儿

你不是金鱼池中学的?”

——致金鱼池

十四中学

整个区排名第三的学校

曾经有个喜欢的人初中就在这里

宣武公园

除了陶然亭公园之外南城孩子的第二乐园

宣武医院

小时候只要发烧

妈妈总是带我们来这里打点滴

这里发生了太多与宣武有关的故事

——致长椿街

这里的商场,商业街早已闻名天下

但是对在这里长大的我们

最难忘的

还是小时候每天看几遍的那个科普画廊

——致西单

后海和什刹海

住在附近的我们早已踏遍

平安大街的峨眉酒家

小时候吃早点我们是那里的常客

那里的新华书店

开学的时候我们总是去那里买教材

——致地安门

锦馨那家的豆汁

味道永远是那么的正宗

太多的发小

跟我们一起在这边长起来

——致磁器口

中关村二小就在这边

最逗的是

每次在这边一下车

总会有一群人问您

“哥们儿,要盘吗?”

——致中关村

这里的商场,菜市场,小吃店,包子铺

曾经都在前面加这样两个字

——西四

如今这里的一切都变了

唯一不变就是那地标建筑

电报大楼

——致长安街

还有.

王府井

五道口

体育馆路

东安门大街

交道口

牛街

苹果园

鲜鱼口

校场口

新街口

我们曾经的家就在这些地方

如今,却再也回不去了

更回不去的是

那些难忘的的生活方式

冬天家里烧的煤放在窗前

用的时候火钳子一夹

洗衣服的时候,从来不会感到无聊

因为街坊们可以聊家常

老炮里,六爷给点烟的二爷

现实生活中应该是这样的

一辆路过北京最美一条街——

文津街的电车

胡同里的缝纫店

老师傅的手艺没得说

天安门广场

骑着飞鸽自行车来乘凉,没人拦着

胡同里理发的都是熟脸

绝不会把你弄成洗剪吹

挎子车

能骑的起它的都是新潮青年

院儿门口的信报箱

经常和小伙伴儿们去那里偷信

大北照相馆简单的照个结婚照

咱北京大妞的婚纱梦就算是完成了

路边电话亭

还记得马季先生的《啰嗦》吗?

玩这种滑梯

裤子经常被磨得露裆

院儿里择菜的老人

我姥姥还在世的时候也这么干

北京孩子有一种奢华

叫做北冰洋汽水

五分钱一根的奶油冰棍

吃起来就跟现在的哈根达斯一样兴奋

做生意的都是童叟无欺

即使修鞋忘记带钱了

也让您走,下次补上就好

一天之际在于晨

穿上深蓝色裤边带有白线的运动衣

跑起来

带上红领巾,加入少先队

心里说不出的自豪与骄傲

北京早高峰的正确打开方式

学雷锋,做好事

所以学校带领我们来打扫公园

胡同带着红袖章的大妈看着报纸

每天放学胡同里的一景

看见她们,不自觉地叫奶奶

他们不是在摄影

而是拿着“拉洋片观景器”看洋片

前门楼子前卖冰糖葫芦

请给我来串山里红的

83年北京某小区搬家,三开大衣柜

三人大沙发,搬不动直接窗户递

前门某胡同,后面那缕青烟不是雾霾

而是早点摊炸油条起的青烟

87年咱北京开业的第一家肯德基

家门口悬挂着鸟笼子

就知道这家有位六爷

岗亭指挥的交警叔叔

这么热的天即使有伞遮着也全身都是汗

70年代末80年代初

结婚青年在办理结婚证时

同时领取一件家具购买票证

凭票可以买到一件家具

每年冬天一到

卖白菜的就这样一车一车的来胡同里卖

每天下午三点半开始——

“晚报晚报,北京晚报”

北京板爷

那个时候的北京

生活在这里的人,惬意,舒服,热情

整个城市的味道,安静,祥和,干净

时间在走,城市在变

当北京已不再是以前的北京

当过去再也回不去

还好我们有满满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