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关村故事|汪冠春:看未来来也!

他是普林斯顿大学的机器学习博士;

他是中国获戛纳创新金狮奖的第一人;

如今他倾注所有的积累与智慧,只为“让每个人都拥有一位助理”的初心。

从陪伴、提醒到习惯养成,他正在用AI智慧包裹我们的生活。然而,在学霸和创业之星的光环背后,他也有过失落与彷徨。

面对失败他如何重新站起?面对成功却又为何要再出发?未来的AI交互式智能服务又将是怎样改变我们的生活?

《中关村故事》

独家对话

“来也”联合创始人兼CEO汪冠春

汪冠春与主持人在录音间

01

10来分钟的电话,得来100万投资

汪冠春是上海人,在美国读完博士后,却没有回到故乡上海创业,为什么会选择来北京,而不回到自己的故乡去?

汪冠春:当时我是在普林斯顿大学读完博士,就已经下定决心要回国创业了。选择北京还是上海确实是思考过的一个问题,今天来看可能有两个小故事是可以分享的。第一,我在美国读书的时候,百度创始人李彦宏到纽约去做了一个分享,他介绍他自己的创业经历,包括他从硅谷回到北京,创办百度,选择中关村,让我知道,中关村应该是个最多的科技人才聚集地。所以如果要做一家互联网公司,做一家科技公司的话,中关村是个好的选择。另外一个是,我们天使投资人徐小平,他也主要在北京,当时我们想法说如果要找钱也是在北京,人和钱都在北京,如果创办一家公司,我最好是离人才和钱近一点。所以最后就选择了北京,落地中关村。

想创业,找钱是很难的一件事。汪冠春和小伙伴们决定要创业,而且立志要做中国的Netflix。可是作为刚毕业的学生,他们不认识天使投资人,甚至不知道什么叫做风险投资的。汪冠春是怎么完成了他的融资呢?

汪冠春:很巧,就是我通过一个朋友的朋友的朋友,认识了徐小平。然后徐小平就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当时在电话里我们跟徐小平介绍了一下我们要创业的想法,大概10来分钟的一个电话吧,徐小平最后就落下一句说,“只要你们回国创业,我就愿意投资你们。”

其实在打这个电话之前汪冠春见过徐小平一面,而且是一次很偶然的遇见。

汪冠春:我记得是我在大一的时候,去登黄山,在路上的时候,我的一个朋友说那个是俞敏洪。一下就看到了俞敏洪、王强和徐小平,他们三个大师。我记得我当时斗胆就提议说,“我们来张合影吧。”所以这应该是跟徐小平的第一次邂逅。后来我们谈起过这件事情,他知道他确实有这样一次去黄山的经历,但他肯定不记得那个很贸然向他要求合影的人。

徐小平当时已经完全想不起10年前的这次邂逅,但是仅凭一个电话,还是决定给汪冠春投资。

汪冠春:所以这是我们非常幸运的地方。当然我没办法完全去猜测徐老师当时是如何做这个决策的。但我觉得,徐老师可能被我们的热情所打动吧。我告诉的徐老师,说我们想做中国Netflix。然后,我们的背景是学习机器学习的,然后既学习可以用来开发个性化推荐系统,那个性化推荐系统对于做好一个影视发现的平台,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当汪冠春拿到博士学位,回到北京的时候,投资人徐小平在他们见面的第二天,就往汪冠春的个人账户上面打了100万,这是让他非常意外,因为那时候,公司还没有成立,徐小平是把钱直接打到他的个人账户上,汪冠春人生第一次在个人账户里面有了100万的资金。

汪冠春:觉得突然间有这种非常大的信任,然后就有了很强的动力,希望能够把这个事业能做好。然后,另外就给自己的联合创始人,那时候他还在美国,打了电话说徐老师钱已经到账了,我们可以开干了。

02

创业起步,犯下两个错误后峰回路转

拿到这100万,汪冠春推出第一个产品是阿甘网。它是一个在线的蓝光的DVD租赁业务。但是网站的运营,并没有当时预想的那么好。

汪冠春:我们刚出发的时候,想要用个性化推荐这样的技术,去做一款好的影视作品的发现产品,它确实是能带来收入。因为我们把很昂贵的蓝光碟片,以租赁的方式提供出去的时候,那些最喜欢蓝光的发烧友们,他们是会选择这个服务的。从服务的第一天开始,我们就获取收入了。但是,也犯了几个错误。第一个错误是,在开始的时候做了比较重的业务,阿甘网不仅仅是线上推荐的系统部分,还有很重的线下的运营部分。记得当时我们在北京,是跟《新京报》达成的合作,它会帮去送和回收蓝光的碟片。

当时快递没那么发达,所以我们选择是一个投递报纸的公司,来帮我们做这件事情。确实我们花了一两个月时候,把这个业务流程跑通了。但回过头来看,对于我们刚毕业的技术背景的创业人员来说,并不是我们最擅长的。另外还犯了一个更致命的错误就是说,选择的市场并不是一个增长的市场,或者它不是一个大众的市场。当时觉得蓝光会变得越来越普及。但其实今天来看,留给蓝光的时间窗口是非常非常短的,它可能在小众市场里面得到了一些发展。但今天来看,它很快就被在线流媒体,这种新型的方式替代了。

在花掉了100万创业资金中的二三十万之后,汪冠春决定转型。

汪冠春:我觉得对于徐小平,天使投资人来说,失败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因为有很多的想法都是不靠谱的,他们最喜欢的应该是快速失败,快速转型。当我们跟徐老师说想从阿甘网转成“今晚看啥”这个业务的时候,徐小平其实他是蛮兴奋的。但他反过来,他挑战我们的地方是说,是不是应该转型的更彻底一点,干脆就不要做影视,不要做推荐这件事情。

我们转型之后,也做了一些产品的研发,把原来相对复杂的系统当中,不需要的部分冗余的部分剥离掉,留下最核心的推荐系统这部分,然后把它更加精雕细琢,做的更好,体验更好。那这个过程经过之后,我们很快也在做一些用户的运营,取得了市场的反馈。我记得当时去找用户的时候,是在豆瓣、贴吧、新浪微博上面,都做了一些用户的运营,我们做了一些运营活动,用户的数量也是在不断地增长的,大概只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就1万的用户,第二个可能就10万用户了。然后再做一些运营之后,可能就到百万用户的级别。

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成功了,是什么感受?

汪冠春:有一天我记得是,我们在微博上推出了一个活动,是说让大家做一个小游戏,是IMDB前250部电影,你看过多少部?然后当它做完这个游戏之后呢,我会给他推荐跟他的喜好匹配的其他的电影。本身只是为了涉及这样一个小游戏服务我们的网站。

但是没想到,它在微博上面就非常快地就传播开来了。最早可能是一些,比如说创投圈里边比较喜欢尝鲜的人,后来我们发现它进入到了非常高级的影评人,他们可能觉得他看的特别多,比如看过150部、200部的人,他们都参与这个活动。然后他们又会带动很多的影迷来做这样一个活动,那当天就看到一下子就是有数十万的用户流向我们的网站,把我们的服务器都搞瘫了,应该是服务器都挂了大概一两个小时。虽然说那时候肯定焦头烂额,但是其实那感觉是非常非常爽的,就觉得我们应该是做对了一些事情。

找对了方向,投资就会有回报,而且会吸引更多的投资。

汪冠春:这可能是互联网创业我觉得非常有意思的地方。当我们最开始想要赚钱的时候,想要有正向现金流的时候,反而用户比较艰难的获取。但我们开始做一个免费服务的时候,用户越来越多,反而“今晚看啥”变得是更受大家欢迎了。

“今晚看啥”是一个免费的一个服务。所有的用户都可以上来使用,都可以去做影视作品的搜索,并且获得个性化的推荐。我们唯一的收入就变成了是一些广告,当时有一些新电影上映的时候,有一些为电影做广告的服务商,他们会找我们。

但这肯定是无法支持公司的运营的。但好的事情是有很多投资人都会上门来找,说你们做的业务不错,我体验过你们的产品,体验还是很好的,能不能来做投资。这个是当时确实是感到一种比较正向的一个反馈吧。

互联网最大的一个特点是可以规模化的提供个性化的服务,那今天看上去最优美的互联网模式都是平台模式。但它往往是一家独大的,所以你在之前烧多少钱都没有关系,因为当你实现垄断的那一天到来的时候,可能你一年赚的钱比你以前,前面十年亏的钱都多。这是风险投资家愿意为早期的互联网公司投资,让他们烧钱的一个重要原因。

所以,随着“今晚看啥”的发展,很快这个项目就被收购了。

汪冠春:2012年的时候,大家觉得这是个非常烧钱的领域。我们在融资的过程当中,也有很多投资人建议你们要找战略性的投资人。但我们真的找战略性投资人的时候,就发现像百度、阿里,这些大公司它对我们这样一个阶段的团队来说,都是更希望是收购。

03

项目顺利被收购,却想有自己的品牌

“今晚看啥”被百度收购了。

汪冠春:我们跟徐老师有过交流,其实徐小平是建议我们接受阿里的投资的。因为阿里当时已经私有化了,虽然说它是后给offer,但是它还是给了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offer,有阿里的股票。徐老师他作为投资人他更加敏感的意识到,阿里巴巴的股票是非常非常值钱的,这最后证明徐老师也是正确的,但我们选择百度的原因可能也还是对科技,对技术的一个崇拜吧,在我们心目当中百度是一家非常讲究技术,技术驱动的公司。我内心当中,也是对李彦宏非常的崇拜,希望有机会能够到百度工作看一看,这家科技的公司是怎么运作的。另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在那个阶段百度是真正的有自己的视频业务的。

刚刚被百度收购的时候,我们觉得“今晚看啥”在百度支持下,这个自己的独立品牌是也能够独立发展的,最初的目标也是这样的。但是很快我们就发现,我们开始做百度视频的移动端的时候,它的爆发的速度是非常非常快的,这时候百度视频的老大,就是垂直搜索老大他做了一个很英明的决策,今天我依然认为这个决策是对的。他就决定说,“今晚看啥”这个品牌,我们就不再运营了,把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到百度视频上面,让这个产品它的用户体验,它的产品的发展速度可以更快。后来我们在一年的时候里面,就帮百度视频的移动端做到了1个亿的用户。我觉得跟这个聚焦也是非常相关的。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说,“今晚看啥”的品牌没有继续的运营下去,但是让我们做的个性化推荐的系统运营到了一个更高的用户量级上面。

汪冠春他们的项目加入百度,把“今晚看啥”内核的个性化系统,融入到了百度视频当中,相当于为百度做了一个技术上的支持。但是自己的的品牌没有了,汪冠春想到了再次创业。

汪冠春:今天“来也”是做智能助理产品的,当然我们是用人工智能的技术,智能交互的技术来做智能助理这样一个产品。从某种角度来说,个性化推荐也是人工智能技术的一种,也是智能交互的一种。所以,今天做“来也”一定程度上是“今晚看啥”的延续吧。当然这次创业我们有更大的梦想,也希望来也这个品牌,能够最终让千家万户都能够知道。

在百度工作的经历,其实也对汪冠春后来的再创业提供一些非常宝贵的经验。

汪冠春:首先百度我觉得依然是一家非常伟大的公司。我记得我们入职没多久的时候,有一次碰到李彦宏我问了一下他对我的期望对“今晚看啥”团队的期望,然后他说,就是保持小团队的冲劲,发挥大公司的平台。然后这点确实在百度当中我们是深刻地体会到了,首先是百度视频这个产品还是非常成功的,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上亿人使用产品怎么成长起来的。

然后,一年后,其实我从百度视频的团队转到了百度的自然语言处理的团队,负责智能交互应用团队。那个时候,已经是百度开始认识到像深度学习,人工智能技术在快速增长,需要提前去做布局。所以在百度这个大平台上面,我是能够很好的看到最新的技术的发展趋势的。而且能够动手去用这些技术,创造去做一些创新的产品。比如说我们当时做的小度机器人,比如说我们当时为百度地图,为去哪儿做的对话机器人。这是在大平台上面能看到的,我觉得都是像百度这样的公司给到,那时候还比较年轻的一个创业者,光靠创业是看不到的一些认知吧。

但后来我们在百度也碰到了一些挑战,比如说当我深深的感觉到对话是AI的技术,其实是可以做出很好的产品的。比如说,我们当时就会跟做手机百度APP的产品经理去谈,我们能不能把更多的语音对话集成进来,让它来解决用户的需求。但这个过程就会觉得变得比较痛苦,因为首先搜索引擎它的产品,它本身并不鼓励多人对话,并不鼓励大家用语言。所以产品经理会说,客户没有这样的需求。然后另外我们本身作为一个新的技术,它的体验还没有办法做到极致,或者人工智能这个AI的效果并没有说能做到99.99%可靠。但那个时候会说,为什么我要在一个没有验证的用户需求上面,去引入一个不成熟的技术。

在那个时间点上面,受到了一些束缚。当我一点点看到,其实人工智能技术跟服务,是可以做很好的跨领域的结合的,然后可以以智能助理这样的产品形态去落地的时候,我又重新燃起了创业的热情,就觉得是时候离开百度,开始新一次创业。

04

重头归零,创业再出发

在2015年,汪冠春在和伙伴们去了一趟美国硅谷,完成了一次“朝圣之旅”后,终于又启动了了他的再次创业。

汪冠春:当时在百度内部推动过几次类似想法的落地,都受阻的情况下,跟就是老搭档胡一川我们大家碰了一下。其实,我们是做了朝圣之旅的,应该是在2015年的四五月份的时候,利用一个长假期我们一起去了一次硅谷,去看了YC在那个西部大峡谷那边,做了一个自驾游。然后,在这个过程当中,有了更多的讨论,说如果我们在再创业的话,我们怎么做。如果是做智能助理的话,那公司应该怎么来发展。这一个旅行还是非常有意义的,有一点像是重新对我们自己进行了一个洗礼,一个归零的过程。这个旅行之后,我们就都下定决心说从百度离职,再次开启创业。

早期的时候,是我们自己花自己的钱来做些投入。但是很快也得到了资本市场的支持,支持过我们的徐老师也是义无反顾地又支持了我们。当然,我们很幸运,还得到了像光速、红杉、澎湃对我们的第一轮的投资。

其实我们的认知也是在不断地升级的,就当时有一个很容易获得投资的原因是因为,在美国出了一家对标的公司,叫做Magic,它其实就是YC孵化的。然后很快就拿到了千万美元红杉的投资,而且红杉的一个大佬迈克·莫瑞兹投了谷歌的这个大佬,坐在它的董事会上面说,Magic会是下一家谷歌。对,所以国内就一下子就有很多的投资人,看好这个赛道,也招来了很多很多的竞争,那个时候大概有四五十家公司,跟“来也”同一个赛道上面。

今天回过头来看,其实要做好一个直接面向C端的全能型的智能助理,这个想法是非常非常地棒。但是,它的难度依然是非常非常大的,你要把所有的服务都聚合起来,然后让用户能够通过非常自然的方式进行交互,让机器能够听懂每一句话,识别出每一个意图,还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很快也被验证,即便是美国的Magic,也没有得到很好的发展,我说我们的认知得到提升的一个最显著的点是说,我们理解今天要做一个全能型的智能助理的入口是很难的。但是,智能助理它会以去中心化的方式,落地到一个一个垂直领域当中,一个一个特定的场景当中。

智能助理,这个新鲜的概念很多人可能还难以理解,它能给我提供具体怎样的服务呢?

汪冠春:我举个例子。就今天我们自己做面向C端的产品“小来”,它是一个智能秘书。比如说我的日程安排,都是“小来”帮助我来做的,我只要跟它一句语音,它就能知道我的某个行程。而且同时,今天“小来”管理着我整个行程日历,它会让离我最近的人,比如说我的同事,比如说我的家人,时刻知道我的行程。所以,它不仅提醒了我,还会把我的信息同步给我最近的人。

通过最自然的交互方式,最便捷的方式,就能够录入这些信息。当然,还是需要做一些配置,就像你有一个真人秘书的话,你在最早的时候还是要告诉它一些你的偏好。当然,我们在产品上让它的体验尽量的无损。所以,“小来”是一个秘书领域当中的智能助理。

今天,我们还通过企业服务的方式,做很多不同场景下,不同领域的智能助理。举个例子,比如说中国移动在线,是我们的一个客户,它希望做一个能够帮客户通过语音对话,就能去充值,就能去买流量,甚至去开通更多的服务的一个智能助理。那有了这样一个助理以后,老人、小孩,各种各样人,都能通过非常便捷的方式,去跟它的这个系统进行交互,而不用打电话等待客服的接通。

今天要让机器真正能够听懂人的语言,真正能够理解用户的意图,这是新的技术能够做得更好的。大家可以想像,今天有很多时候我们打一个电话过去,光输123456就要输好半天。但我们今天希望能够让机器人,能理解大部分的需求,甚至是一些小众、个性化的需求,它也能够理解,而且能够快速去执行。我们要能够实现一个可靠性很高的机器人,可能应该就是接下来两到三年的时间会发生的。

05

AI让我们的未来更便捷

曾经有个科学笑话,有位科学家有两台机器人,然后他让一台机器人学法语,另外一台机器人学西班牙语,然后它们俩开始用这种深度学习的方式在开始学,然后科学家就回家了,过两天他回来以后,他发现这两台机器在交流,而且用了一种他完全不知道的,机器之间形成的一种语言在交流,人类完全听不懂,不断地聊聊聊……引进科学家疯了,于是拿斧头就把两台机器全给劈了。那么未来,AI究竟会发展成什么样?

汪冠春:其实这件事情在我们公司有发生过。因为,我们做对话机器人,因为一个小失误,让两个闲聊机器人相互之间进行了沟通,然后在过程当中,两个机器人就聊的停不下来了。然后占用了我们太多的服务器资源,直到这个服务器资源耗尽的时候,它们才停下来。

其实我们都不知道它们为什么能够不断地继续下去。但,这就是今天技术还不够好的一种体现吧,如果说,我们做出来对话机器人真的足够好的话,其实它应该像人一样,知道什么时候是可以结束的。

科技的发展会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会不会有一天,当我们要采访汪完春的时候,他直接派一个机器人来接受采访。

汪冠春:我觉得这完全是有可能的。因为,可能我就可以用“来也”的智能交互技术做出一个我自己的替身,它了解我的历史,了解我的过去,然后有一些今天被问到的问题,可能是之前我在某些采访,或者是跟朋友投资人的闲聊当中,也会回答过的。我的AI替身都知道这些,那也许今天我真的不用坐在这里。

谈到自己为什么选择了中关村来创业,汪冠春说,这是创业者是梦开始的地方。

汪冠春:今天来说中关村依然是我们的风水宝地,尽管我们第一次创业当中有过转型,也有过非常困难的时候。但因为我们选择了北京,选择了中关村,选择了互联网创业,还赶上了好时间,被百度收购了。那回过头来看,今天做“来也”可能也离不开中关村,因为中关村就象征着全中国科技的制高点,今天我们在做的这个创业,是围绕着人工智能技术的。我们其实在做新一个时代的产品,那如果不是在中关村这样的地方的话,很可能你招不到足够优秀的人才,你身边也没有那么多有这些创业想法的人,跟你讨论这样的业务应该如何发展。

人类的生活会因为科技的发展变得越来越美好,在未来的话,因为有“来也”打造的各种各行各业的机器人,我们的生活会变得非常地便捷,会帮助你解决各种各样服务的个人助理,像小来,也会有非常多的专业的智能助理,能帮你解决刚刚提到的电信运营商的问题,解决母婴知识的问题,解决法律纠纷的问题……

然后我们从这些今天浪费很多人时间的事情上,解放出来,让我们有更多的时间,比如说陪自己的家人,比如说去做更有创造性的工作。

播出栏目:新闻天天谈

主持人:成强

微信编辑:陆健

听北京新闻广播,知北京大事小情

听广播:AM828 FM100.6

看微博:北京新闻广播

读微信:北京新闻广播